布拉格之春

一九六八年一月五日,在布拉格,一场对共产主义制度进行改造的尝试开始了,一株欲待成长的自由之花抽芽了。这一天,杜布切克接任捷共第一书记。一上台,他便开始推行改革政策,提出建设“有人性的社会主义”的口号,四月份又公布了“捷克斯洛伐克走向新社会主义之路”的改革纲领。此后,捷共改革派大张旗鼓地平反斯大林大清洗时代的冤假错案,释放被关押的无辜知识分子,放松新闻钳制,鼓励学术讨论,允许公民走出国门,放松对宗教的控制,在党内选举中推广无记名投票方式,限制领导人任期,取消干部终身制。一时间,捷克出现了一种思想活跃、朝气蓬勃的激动人心的局面,一股政治宽松、思想解放的清流从这里向东欧各共产党国家蔓延,布拉格也成为世界注目的中心。

布拉格的改革受到莫斯科的反对。从一九六八年三月至八月,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及华沙条约国其他领导人同杜布切克举行过五次“高层会谈”,逼迫杜布切克终止捷克民主改革进程。杜布切克顶住压力,拒不就范。于是,苏联一方面大唱加强华沙条约国之间合作的高调,一方面积极筹备入侵捷克的军事力量。

镇压捷克之前,苏军曾经两次出兵干涉东欧国家内政,镇压“叛乱”。一九五三年六月十七日,苏军镇压了东柏林及东德其他大城市自发的工人反政府游行,造成数十人死亡,上万人被捕。一九六五年十月,匈牙利发生革命,苏军紧急镇压,造成数千人死亡,上万人受伤,此后苏军的镇压及清洗持续一年,数以十万计的匈牙利人被关押、判刑、流放。可见,苏联镇压兄弟国家是素有经验的。

八月二十日,华沙集团动用了巨大的军事力量入侵捷克。第一批进入捷克的军队就达十六万人,坦克四千六百辆,五天之后,捷克领土总共有侵略军四十万,坦克六千三百辆,飞机八百架,大炮两千门。这么大的兵力,快赶上希特勒进攻苏联时的装备了。

然而,事件的进展不像双方预想的那样严重。面对苏军的坦克,捷克人民没有进行武装反抗,反抗一直是以和平方式进行的。大敌压境,民族蒙受屈辱,但武装反抗无疑是鸡蛋碰石头。捷克人没有屈服于恐怖,而是表现了极大的智慧、理性和克制。杜布切克在苏军入侵后被逮捕,他拒不放弃改革主张,苏军被迫将杜布切克及其同仁押往莫斯科,逼其签署了一个妥协性文件,然后不得不将他们释放。回国后,杜布切克重新担任捷克中央第一书记直到一九六九年四月。在此期间,杜布切克虽然不能继续进行民主改革,但仍扩大了斯洛伐克民族的自主权。

以苏联为首的华沙条约集团入侵捷克的事件,激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义愤,中国总理周恩来在罗马尼亚使馆发表谈话,强烈谴责苏联镇压布拉格之春,欧洲共产党也对这一霸权行径表示了不同看法。美国总统约翰逊则认为,苏联入侵捷克“反映了令人悲哀的共产主义心态:捷克斯洛伐克的一点点自由的迹象就被认为是对苏联体制安全的致命威胁”。

一九六九年四月以后,在苏军大兵压境的情况下,以胡萨克为首的捷共中央开始所谓“正常化”运动,捷克进入其现代史上最黑暗的时代,数以千计的人被关押,五十万人被开除出党,数以万计的人被开除公职,而且波及他们的家庭、子女。

苏联的入侵,并没有征服捷克人民,一九六九年三月二十八日,捷克国家冰球队在世界锦标赛上战胜苏联队,全捷克斯洛伐克六十九个城市五十多万人上街游行欢庆,表达了他们不屈的意志和民族自尊。

布拉格之春动摇了人们对共产主义的信念,苏联对捷克的武装干涉却动摇了共产主义制度。一九八九年,捷克斯洛伐克爆发大规模反共反苏浪潮,政治经济与民族矛盾不断恶化,最终国家解体,性质巨变。布拉格之春的营造者杜布切克重新复出,出任捷克联邦议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