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尸街头的元首

一九四三年七月十日,为了彻底争夺地中海制海权,重返欧洲大陆,盟军在地中海航线中端、与意大利本土隔海仅三公里的战略要地西西里岛登陆。

其实,意大利自参战以来是屡战屡败,士气也很低落。加之连年战争,本土屡遭轰炸,人民反战情绪日益高涨。面临严重的军事、经济、政治危机,意大利已无力再战。此时的墨索里尼已是众叛亲离,七月二十五日,意大利统治集团内部发生政变,墨索里尼成了阶下囚。不久,意大利宣布投降,退出战争。但此事希特勒早已察觉,他事前从西欧调来大批精锐部队,于十日迅速占领罗马和意大利北部。十二日,德伞兵机降小分队又劫走被囚禁在意大利中部一个山顶旅馆中的墨索里尼。

在希特勒的扶植下,九月十四日,墨索里尼组织了所谓“意大利社会共和国”的傀儡政府。他上台后,立即下令枪决半年前发动政变赶他下台的人,就连他的女婿齐亚诺也不放过。从这时起,墨索里尼又苟延残喘了一年多时间。

一九四五年年初,德国一道道防线被攻破。到了四月十六日,希特勒老巢被苏军紧紧围攻,希特勒已自顾不暇。墨索里尼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末日即将来临。一九四五年四月二十六日,他化装成德国人,企图混在德国人的车队里逃出边境,亡命天涯。不料,在逃至边界线穆索附近时被游击队截住。墨索里尼蜷缩着躲在车的角落里,身上盖着一件德国军大衣。可惜他身上穿着的那条只有高级军官才有的镶着金色条纹的法西斯军裤出卖了他,他只好高举双手,以示投降。

四月二十八日傍晚,墨索里尼和他的情妇贝塔西被押到贝尔蒙特别墅附近的一块高地,游击队总参谋部派瓦瓦莱里奥以意大利人民的名义宣判他们死刑。此时的墨索里尼垂头丧气,吓得瑟瑟发抖。在“砰砰”两枪之后,墨索里尼和贝塔西砰然倒地,这是他们应有的下场。

处决后,墨索里尼的尸体被运回米兰洛雷托广场,倒挂在一个加油站棚顶的铁架上。愤怒的人们有的对着他的尸体吐唾沫;有的指着他的身体尽情臭骂;有的群众对其恶行实在是怒不可遏,便拿着皮鞭子不停地抽打着他,边抽打边骂,打累了,就停下来歇一会儿,骂得口渴了,就喝口水……

这个昔日骄横跋扈的法西斯罪魁祸首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