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阴谋

一九三八年三月十二日,德国吞并奥地利,接着便有恃无恐地进逼捷克斯洛伐克。捷克斯洛伐克位于欧洲中心,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德国如果占领捷克斯洛伐克,向东进攻苏联可以以它为桥头堡,向西进攻法国和英国,则无后顾之忧。希特勒对此地垂涎已久,他企图以苏台德问题为入侵的突破口,并制定了“绿色计划”,决定于十月一日进军捷克斯洛伐克。

这使和捷克斯洛伐克有盟约的英、法两国甚为紧张。于是,一九三八年九月十五日清晨,六十七岁的英国首相张伯伦,拿着雨伞,行色匆匆地赶往德国去拜见希特勒。希特勒没有到火车站迎接。张伯伦只好自己乘车沿着蜿蜒的山路来到希特勒的高山别墅。这时,天下起了小雨,希特勒并没有上前迎接的表示,只是站在台阶上面无表情地等着。

二人的谈判在一间密室中进行。希特勒口若悬河,不给张伯伦任何讲话的机会(希特勒表示将不惜一切代价使居住在捷克斯洛伐克的三千零三名德意志人回归德国),希特勒突然问道:“英国是否同意割让苏台德地区给德国?”

这一问并没有使张伯伦惊慌失措。英、法历来主张绥靖政策,即我们常说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和牺牲别国利益达到自己目的的行径。所以,张伯伦前来谈判前,早已和法国商定,两国不会帮助捷克斯洛伐克作战,并决心牺牲其以求得和希特勒的妥协。

在英法威逼利诱之下,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只好屈服于纳粹。捷克总统对英法的行径无奈地说:“我们被卑鄙地出卖了。”

九月二十二日,张伯伦再次拜见希特勒。这一次他受到了隆重的欢迎:一队党卫军仪仗队在静候他的检阅,乐队奏响了“上帝保佑吾王”的英国国歌。

这一次,张伯伦总算捞到了首先发言的机会,他像下级向上级报告工作一样,唠唠叨叨地谈了一个小时,而希特勒则一反常态地沉默着。最后,张伯伦充满信心地看着希特勒,屏息静听对方反应。不料,希特勒说形势已变,又提出了新的要求,他要将包括苏台德在内的其他所有说德语的地区全部据为己有。

对于纳粹德国的暴力威胁,捷克斯洛伐克人义愤填膺,全国掀起了抗议高潮,德、捷双方军队都处于警备状态,战争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对此,英法惊恐万分,一面故作姿态向德国施加压力,一面又由张伯伦出面恳求希特勒息怒,并表示将尽一切力量“使捷国人头脑清醒一点”。另外,还致电墨索里尼,要他当面安排英、法、德、意四国首脑会议,以“和平解决”捷克斯洛伐克问题。九月二十七日,张伯伦发表广播演说,公然表示:“我们对一个在强大邻邦压境下的小国,不论抱有多么大的同情,但总不能仅仅为了他而不顾一切地使整个不列颠帝国卷入一场战争。”这时,美国也赶忙出面活动。狡猾的希特勒见时机已到,立即同意表示召开国际会议。

九月二十九日夜,英、法、德、意四国在德国慕尼黑的褐色“元首宫”里举行秘密会谈,签署了《慕尼黑协定》,依据协定,捷国必须在十月一日开始的十天内,把苏台德及其附属的一切设备全部无偿交给德国。

捷克斯洛伐克虽为当事国,但它的两名代表都被拒绝在会议室门外,坐在冷板凳上,眼巴巴地等待几个大国的最终判决。

会议结束后,张伯伦一脸倦意,不停地打着哈欠,却没有一点窘迫的神色,用他的话说:“我累,但累得很舒服。”张伯伦让人叫来了捷国代表,和法国首相达拉第一起极不耐烦地向他们宣布了协约内容,责令他们立即执行。

最后,事实并不像张伯伦吹嘘的那样带来了“我们时代的和平”,反而加速了世界大战的爆发。在英法的纵容之下,希特勒侵略气焰更加嚣张。他轻蔑地称这些人为“一批可怜虫”。第二年三月,德国灭亡了捷克斯洛伐克;接着数月后,就以侵略波兰挑起了对英法的全面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