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地的不抵抗运动

一九四八年一月三十日下午,一位瘦弱但却神采奕奕的老人正走在去祷告场的途中,突然四声枪响,这位老人倒在了血泊之中,他就是伟大的印度民族运动领袖,被印度人民尊称为“圣雄”的甘地,享年七十九岁。

莫罕达斯·卡拉姆昌德·甘地一八六九年十月二日生于印度西部一座城市,他的家庭属于印度教中第三大种姓吠舍中的一支——班尼亚。甘地晚年写了一本书,书中记述了他少年时代的许多故事。甘地的父母笃信宗教,不杀生,也不吃肉。他小时候就受父母的影响,极端厌恶杀生,甚至连虫蚁也不愿去杀害。甘地的一个朋友则不然,他坚信吃肉对甘地大有益处。他说:“我们是弱小民族,英国人之所以统治我们是因为他们吃肉;我很强壮,那是因为我吃肉,你应该吃点肉,它会给你力量,让你强壮起来。”甘地被朋友说得有点动心了,他的的确确不太强壮,几乎不能跳,不能跑,他甚至害怕黑暗,他的卧室每晚都要点灯。吃肉可以强壮的认同使他渴望吃肉。一天,他和他的朋友单独去了河边,在这里甘地第一次尝到了肉的味道,这令他呕吐不止。在以后的日子里,他的朋友不断地拿肉给他吃,他非常痛恨自己欺骗了父母亲,当他意识到这一点时,他毅然停止吃肉,从此以后他再未吃过一口肉。后来,甘地又和另一个朋友学会了抽烟,在烟从嘴里一点一点喷出的那一刹那间,甘地感到自己长大了,如同一个成年人。为了买烟,他偷了钱,这使他感到自责,他又痛下决心戒了烟。后来,他给父亲写了一封忏悔信,对他欺骗父亲、违背教规戒律的种种行为进行忏悔,他的父亲仔仔细细地读了信,激动得热泪盈眶。自此,甘地发誓,一定要做一个诚实的人。

青年时甘地去英国伦敦学习法律,在此期间,他读了大量书籍。《圣经》上讲的“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让他打”的格言开始给他的思想和行动以深刻影响。一八九一年,甘地学成归国,并担任律师。

一八九三年四月,甘地受一家印度公司的委托去南非办理一桩债务诉讼案。甘地刚刚在头等车厢坐下来,一个欧洲白人也走了进来,这个白人一见到有色人种,就怒气冲冲地召来列车长,责问他为什么要白人与“臭苦力”同乘一节车厢,还霸道地命令甘地滚出车厢,甘地对气歪了鼻子的白人只是冷冷一笑,仍稳稳地坐着。当列车驶到下一站时,那个白人竟叫来警察不由分说地把甘地驱逐下车。那一夜,甘地永生难忘,冷冷清清的站台上只有甘地一人在料峭的春风中瑟瑟发抖。当朝阳在站台上撒下一片金黄色的光芒时,这个出生于印度教家庭,从小就深受非暴力主义戒条影响的年轻律师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用非暴力主义反对种族歧视。

从此,甘地开始了倡导和实践他的“非暴力”生涯。很快,他便成了一个名闻遐迩的社会活动家,他倡导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风靡印度大陆,受到亿万印度人民的支持,从此,精神运动取代了武装暴动,祈祷代替了枪炮,沉默取代了充满血与火的反抗斗争。尤其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人类横遭暴力蹂躏之时,一次次这样的斗争,成了印度人民反殖民主义的主要方式之一。

甘地是一个风格迥异的革命家,为了表示争取民族独立的决心,他效法印度古代苦行僧,奉行严格的禁欲主义,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他削去了头发,穿一套白色的粗布衣服,时常赤裸着上身,只用一条腰带缠身;睡的是铺在地上的一张草垫子;吃的是粗茶淡饭,出门时随身牵一只山羊,饥渴时喝一杯羊奶。即使是去伦敦跟英皇谈判时也不例外。这种生活方式一直保持到他去世。甘地那仅有五十二公斤的矮小身躯,却蕴藏着无穷的力量,他为消除种族歧视、反对殖民主义、实现教派和平以至妇女平等整整奋斗了半个世纪。蒙巴顿称甘地为“印度自由的建筑师”。

img42

甘地在南非旅居二十多年。在这里他组织旅居此地的印度人成立了“萨提亚格拉哈同盟”,开始了初期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他组织受压迫者用罢工、请愿、绝食等手段与殖民政府当局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殖民当局对甘地恨之入骨,数次将甘地投入监狱,进行残忍的折磨。甘地的至死不屈与更大规模的“非暴力不合作”斗争迫使殖民当局一次又一次地把甘地抓了再放,放了再抓。

一战期间,甘地回到印度,组建了国大党。他领导孟买农民进行抗税斗争,组织纺织工人罢工。刚开始,统治者对甘地组织的这些“温和”行动并不在意,没想到持续一段时间后,绝食数日的劳动者没说什么,当局者却受不了了,被迫低头答应人们的要求。

一战后,英国殖民者在印度颁布了《罗拉特法案》,规定警察可以随意逮捕、搜查和监视任何一个印度人,有权制止群众集会和示威游行。一九一九年四月六日,甘地号召全国总罢工和绝食,对《罗拉特法案》进行消极抵抗。四月十三日,数万名群众在阿姆利则市的一个广场上举行抗议集会,英国殖民者派军队包围了会场,并开枪打死一千二百多人,打伤两千余人。此举激起了广大人民的愤慨,印度人民破坏铁路、掀翻军用列车,炸毁桥梁,袭击监狱、警局、机关。群众们的革命行动使甘地十分害怕。四月中旬,甘地宣布停止非暴力抵抗运动。

不久,甘地又号召印度人民不与英国合作、不讲英语、抵制英货、抗税。此次号召得到了广泛响应。到一九二一年,半数的罢工斗争取得胜利。不过,此中的农民运动很大程度上超出了非暴力运动。

一九三○年,甘地又带领信徒发动“食盐进军”,以反对殖民当局颁布的食盐专卖法。甘地亲自在丹地用海水煮盐,在他的带动下,印度海滨地区展开了自制食盐的活动。后来,甘地与殖民当局达成协议:国大党停止不合作运动,殖民当局释放政治犯,准许海边人民自由制盐,进行盐的交易活动。

一九四七年八月十五日,印度独立了。印度教徒与锡克教徒从新建立的巴基斯坦国撤出东行时,与从东旁遮普西行的巴基斯坦回教徒冲突,在大屠杀事件中,死人数以百万计。甘地大受打击,宣布若不停止浴血攻击,他便绝食“到底”。印度教、锡克教与回教领袖都来到圣雄床边,誓言停止屠杀,可是在九月间德里城又起了暴力冲突,甘地于是再绝食。正统印度教听到圣雄号召他们去爱那些“可憎恶”的回教徒,大为愤慨,甘地主持的黄昏祈祷会中,有颗炸弹爆炸了。以后举行祈祷会时,警察要搜查与会者,甘地不答应,告诉警官不必为他的安全担心,他说:“我要是非死不可,就死在祈祷会中吧。”

果然如此,一九四八年甘地在赴祈祷会途中,一个狂热的印度教徒,痛恨甘地亲回教与其“基督教”作风,并责怪他导致印度分裂,在近距离向他的胸部与腹部射出了子弹,并大喊道:“啊,真神!”就是文前描绘的那一幕。

一九四八年一月三十日,这位被印度人民誉为智慧的“玛哈德玛”(译为圣雄,指伟大的灵魂,有智慧的伟人)永远地走了。这天晚上,印度半岛上通常看到的缕缕炊烟不见了,人们停止举炊,如潮水般地从四面八方涌向新德里,向这位英雄做最后的告别。

甘地虽深受群众尊敬,理想亦崇高,却非圣人。他脾气急躁,难与人相处,又不肯与许多目标相同的人合作,常常独断独行。甘地对待家人的态度亦不亲切。他的道德标准太苛,令四个儿子都疏远了。他三十七岁时就立誓不近女色,并命令两个大儿子也照办,毕生不渝。长子哈利莱想成亲时,甘地不赞成,哈利莱改信回教,纵酒,最后患结核病而死。甘地没有让儿子受高深教育,也不让妻子受初等教育。甘地立了不近女色的誓言后,妻子不得已过了四十二年的寂寞日子。甘地说:“她的痛苦中有自私的成分。”

不过甘地的怪癖无损于他的人道精神,也无损于他超人的勇气。他发动了三个群众大运动:反对殖民地统治,反对种族主义,反对宗教偏执。爱因斯坦感慨地说:“我们下代的子孙恐怕很难相信,世界上真有过这样一个人。”

甘地一生都献给了印度民族解放运动,尽管甘地的非暴力运动大大限制了人民的革命运动发展,但他为印度人民以及世界所做的贡献值得人们永远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