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血星期日

二十世纪初,俄国进入帝国主义时期,俄国的帝国主义具有明显的军事封建性。资本主义工业是在沙皇政权的庇护下发展起来的,它必须依靠沙皇的军队和警察的棍棒及政府的监狱才能维持企业的内部秩序,同时还要开拓殖民地。这里是世界上最野蛮残酷的地方。一九○○年到一九○三年,俄国爆发了经济危机,国内人民怨声载道。为了转移人民的斗争视线,沙皇发动了日俄战争,结果适得其反,一九○○五年元旦过后,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传来:旅顺口被日军攻陷了!

面对经济凋敝、国库空虚、物价飞涨的局势,百姓忍无可忍,纷纷举行示威游行。

一九○五年一月十六日,彼得堡最大的普梯洛夫工厂开除了四名工人,气愤的工人当即举行了罢工,抗议厂方无理开除工人的行径,并要求实行八小时工作制、改善劳动条件等,但都被厂主一口回绝。

很快,全彼得堡各处纷纷举行罢工,声援普梯洛夫工厂工人罢工。由此,全城性总罢工开始了。

一月二十二日,星期日,十四万工人举着圣幡、圣像和沙皇的肖像浩浩荡荡向冬宫行进,同时还唱着宗教圣歌和赞美沙皇的歌曲,准备向沙皇递交请愿书。他们相信,沙皇肯定会接受他们的请愿。他们天真地在请愿书上写道:“我们,彼得堡的工人,偕同我们的妻室儿女和老弱父母,特来向皇上请求公道和保护。”

布尔什维克党知道这种和平请愿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散发传单警告工人:“自由是要用血来换取的……不要向沙皇请愿,甚至不要对他有什么要求……你们从牧师手里或沙皇手里都得不到自由!”

工人们不听劝阻,执意要去。他们哪里知道,此时沙皇正磨刀霍霍,准备用血腥的大屠杀来回答工人们的和平请愿。

下午两点左右,早已布置在市内的全副武装的沙皇军警突然向密集的请愿者开枪射击。一千多人当场丧生,两千多人受伤,彼得堡大街上浸染了工人的鲜血。人们把这一天称为“流血星期日”,它标志着俄国一九○五年革命的开始。

彼得堡街头的鲜血擦亮了千百万人民的眼睛,当天晚上,彼得堡工人筑起了一座座街垒,同军警展开了肉搏战。全国各地工人也掀起了罢工浪潮,农民运动也蓬勃发展起来。工农群众的斗争烈火迅速蔓延到沙皇政府的主要支柱——军队。这年六月中旬,黑海舰队“波将金号”装甲舰上的水兵发动了武装起义。

十月,全国主要铁路干线职工宣布总罢工,随即扩展到各大城市,形成了全俄政治总罢工,有一百万人参加。工厂停工,学校罢课,商店关门,邮电不通,国内生活处于瘫痪之中。各地纷纷建立苏维埃,领导革命斗争。

彼得堡总督因镇压不利,被沙皇骂得狗血喷头。他悍然下令:“决不要放空枪,也不要吝惜子弹。”但血腥屠杀仍阻挡不了革命滚滚洪流。

十二月二十日,十五万莫斯科工人举行总罢工,二十三日,罢工发展成为武装起义。沙皇调来炮队进行镇压。由于敌我力量对比悬殊,莫斯科苏维埃决定停止起义。

从“流血星期日”到十二日莫斯科武装起义的一九○五年俄国革命,是俄国历史上一个转折点,为一九一七年十月革命奠定了胜利的基础。它也是帝国主义时代第一次人民革命,从而揭开了帝国主义时代革命风暴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