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士运河的开通

众所周知,苏伊士运河是至今人类开凿的最著名的运河之一,它位于埃及东北部的苏伊士地峡,南连红海,北接地中海,是欧、亚、非三洲的重要交通枢纽,无论是在军事方面还是经济方面,苏伊士运河都具有重要的作用,而这恰恰是人类开凿的其他许多运河所望尘莫及的。

尽管苏伊士运河的开凿是人类近代历史上的一项伟大创举,但是通过开凿运河以连接红海和地中海的设想,早在公元前二十世纪初古埃及人就曾做出过不同凡响的尝试,他们开凿出了沟通尼罗河支流与红海之间的运河,并因此把红海和地中海连接了起来。遗憾的是,到公元前七世纪时,由于泥沙的沉淀淤积,这条运河因不能通航而被废弃。

近代苏伊士运河的开凿应追溯到拿破仑时代。一七八九年五月,拿破仑率大军侵占埃及。当时,拿破仑雄心勃勃,亲自带领许多工程师去寻找古运河旧址并进行实地测量,准备开凿一条直接沟通红海和地中海的运河,但负责勘测的工程师勒佩尔错误地计算了红海和地中海的水位,认为红海水位要比地中海高出十米,如果开凿运河,尼罗河三角洲将被红海海水淹没。由于这一错误结论,加上拿破仑正有紧急公务要回法国,开凿运河的事就暂时搁下了。后来,拿破仑兵败,开凿运河的事更无从谈起了。随后,英国侵略势力进入埃及。

十九世纪三十年代,英国人迫切感到打通地中海到红海通道的必要性。但是,英国人当时正忙于应付对俄战争和镇压印度人民的起义,因而无暇顾及开凿运河的事情。这时,法国人又开始插手埃及。一八五四年,曾任法国驻亚历山大总领事的勒赛普斯,依靠法国政府的支持,获得了开凿苏伊士运河的特权,为了开凿运河,他以两亿法郎的资本组建了“国际苏伊士运河公司”。

勒赛普斯与埃及政府签订了租让合同,合同规定:运河区租期九十九年,期满后全部归还埃及;埃及政府无偿提供开凿运河所需的土地,并提供劳动力;埃及政府可获运河纯利润的百分之十五;“国际苏伊士运河公司”有权免税输入开凿运河工程所需的机器……

合同公布后,在国际上引起强烈反响,尤其遭到了英国的激烈反对。但是,英国政府在当时的情况下,无法抽出精力和财力来和法国人争夺这一巨大工程,同时它也迫切感到对运河的需要,因此,最终还是采取了默许的态度。

一八五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勒赛普斯宣布苏伊士运河在塞得港正式破土动工,一次浩大的工程就这样开始了。从一八五九年至一八六九年,苏伊士运河的开凿总共历时十年。“国际苏伊士运河公司”常年雇用埃及劳工,由于长期的过度劳累以及饥饿和伤病,竟有十二万劳工相继失去了生命。埃及政府也因运河的开凿陷入了严重的财政危机,并不得不向英、法等国借债。

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一八六九年十一月十七日,全长一百六十三公里、宽五十二米、深七点五米,连接地中海与红海的苏伊士运河终于正式通航了。

苏伊士运河北起塞得港,南至苏伊士城。它的开通,使从欧洲经运河到亚洲的水路,要比绕道好望角缩短八千至一万公里,这不仅大大减少了航运的里程和时间,而且减小了船舶绕道好望角航行可能遭遇到的危险。

由于地中海和红海的水位基本相等,因此苏伊士运河没有设置船闸。后来,经过多次拓宽、修浚,河道的宽度由原来的五十二米增至一百六十米至二百米,深度由原来的七点五米增至十五米,可通行八万吨巨轮。

随着苏伊士运河的重要战略地位和经济价值越来越被世界公认,对苏伊士运河管理权的争夺也日趋激烈。从法国对苏伊士运河的独霸,到英、法两国共管,再到《君士坦丁堡公约》的签订,规定所谓的“一切国家在任何时候对苏伊士运河均可自由使用”,经历了近一百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苏伊士运河的管理权一直为列强所把持,埃及人则对此无可奈何,直到一九五六年七月二十六日,埃及总统纳塞尔下令将“国际苏伊士运河公司”收归国有,苏伊士运河的主权才真正回到埃及人民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