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公社与《国际歌》

一八七一年三月十八日凌晨,一支政府军鬼鬼祟祟地向蒙马特尔高地进发。蒙马特尔高地是巴黎北面工人区的一个高地,也是全巴黎的制高点,还是巴黎工人武装——国民自卫军的大炮阵地,停放着一百七十多门大炮。政府军的此举为的就是这一百七十多门大炮。

原来,普法战争中色当惨败后,法国新成立的国防政府同普鲁士军队签订了投降和停战的协定。按照协定,二十四万法军应全部成为普军俘虏,巴黎周围的炮台解除武装,法国向普鲁士赔款五十亿法郎,并割让重要工业基地阿尔萨斯和洛林两省。卖国的和约激怒了法国人民,他们成立了统一的领导机关“中央委员会”。一八七一年二月,法国议会批准了以反动政客梯也尔为首的政府。梯也尔上台后,对外屈膝投降,在凡尔赛与普鲁士签订了卖国和约;对内进行残酷镇压,他感觉到三十万人民武装对他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一心想消灭它。三月十八日凌晨,他派遣军队偷袭蒙马特尔高地,打死了哨兵,夺下了大炮,并占领了高地。

这时,晨曦微露,天色开始渐渐的亮了起来,附近的自卫军战士、工人、妇女和儿童知道高地有情况,潮水般向那里涌去。邻近的妇女们最先来到高地,见政府军在拖拉大炮,便挡住了他们。政府军的指挥官命令士兵开枪。有几个士兵举起了枪,一个妇女猛地上前一步,对士兵们高声叫道:

“士兵们,你们就朝我开枪吧!我倒要看看,普鲁士人的大炮还在瞄着巴黎,而你们却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姐妹,你们不害臊吗?”

这一句话,使许多士兵猛然醒悟过来,纷纷临阵倒戈,参加到义军中来。蒙马特尔事件使整个巴黎人民觉醒了,他们看清了国防政府的卖国面目。当天下午,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决定武装起义,下令立即占领陆军部、市政厅和政府其他机关。梯也尔吓得仓皇逃走。

三月二十六日,巴黎进行公社选举。人民喜气洋洋,成群结队地参加投票,有八十六人当选为公社委员,他们大多数是工人或工人公认的代表、老革命家,如瓦尔兰、弗兰克尔、布朗基、鲍狄埃等。二十八日,几十万巴黎人聚集在市政厅前广场参加公社委员就职仪式。主席台上红旗招展,乐队高奏《马赛曲》,号声嘹亮,礼炮齐鸣。当宣布公社成立和委员名单时,“公社万岁!”的欢呼声响彻云霄,经久不息。

巴黎公社的成立震撼了资产阶级,从它诞生的那一天开始,资产阶级就要扑灭它。逃往凡尔赛的梯也尔政府也在调兵遣将,做好反扑准备。五月十六日,梯也尔政府与德国政府签订了屈辱的法兰克福和约,以换取俾斯麦的支持。和约签订后,德军释放了十万法军战俘,还默许凡尔赛军通过德军阵地,从北面潜入巴黎。

五月二十日,凡尔赛军向巴黎发起总攻,由于得到城内奸细的内应,第二天就攻克了圣卢克门,冲入市区。激烈的巷战开始了,公社战士筑起街垒,逐街逐巷地英勇抗击。巷战进行了七天,这便是有名的“五月流血周”。但在十万正规军的疯狂进攻下,公社战士寡不敌众,阵地一一丧失。二十七日夜,战斗集中在拉雪兹神甫公墓进行。二十八日晚,二百名公社战士弹尽粮绝,高呼“公社万岁!”与数千敌军展开肉搏战,最后全部壮烈牺牲。

凡尔赛军取胜后,对被俘的公社战士进行了空前残酷的屠杀和迫害,凡是参加过战斗的人,甚至外表像工人的人全部被枪杀。白色恐怖笼罩着巴黎,鲜血染红了塞纳河。但恐怖没有吓倒革命的志士,一些幸存的革命者流亡到国外,继续进行着的斗争。《国际歌》的词作者、公社委员欧仁·鲍狄埃就是其中杰出的一个。

巴黎公社失败后,鲍狄埃带着满身血污撤出巴黎,隐藏在近郊一个工人朋友家中。公社的被镇压激起他的无比仇恨;公社社员可歌可泣的战斗场面和气壮山河的英勇气概让他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就这样,他压抑着难言的愤怒和悲痛,在简陋的房间中,挥笔疾书:

img34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

鲍狄埃在巴黎近郊隐蔽了几周后,便带着全家流亡到国外,一八八七年十一月在贫病交加中去世。他死后半年,朋友们出版了他的《革命诗歌集》,《国际歌》也收在其中。

一八八八年六月中旬的一个周末,一位热爱和崇敬鲍狄埃的法国工人作曲家比尔·狄盖特有幸得到了一本《革命诗歌集》。他拿回家中便立即翻阅起来,当他翻到《国际歌》时,即刻被它的磅礴气势所吸引。狄盖特的灵感和激情一下子迸发了出来,他一遍遍反复吟诵着其中的诗句,同时趴在破旧的风琴上连夜为它谱曲。经过一夜的艰苦创作,炽热的激情终于化作了雄伟的旋律,《国际歌》的曲谱诞生了。

《国际歌》首次演唱后,在工人群众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人们无比热爱这首战歌,决定立即凑钱将它付印。第一次印了六千份,很快就卖完了。

《国际歌》首次为人们所咏唱是一八八八年七月二十三日在法国北部城市里尔的一个咖啡馆里。从那以后,在左翼或极左翼的集会上,特别是在游行示威中,人们总会唱起了这支歌。在一次高唱《国际歌》的集会上,法国前总理、担任里尔市市长的社会主义人士皮埃尔·莫罗伊宣布,在他的城市里将为这首赞歌的诞生建立一座纪念碑。他说:“《国际歌》的歌词尽管现在已有些过时,但仍不失为令人振奋的歌曲。”他还说,他已把歌词铭记在心。

里尔是采矿业和纺织业中心,也是朱尔·盖德创立的法国工人党的摇篮。因此,《国际歌》的曲调是在里尔第一次响起。一八八八年七月二十三日报商工会组织了一次郊游,在维格纳特街二十一号的咖啡馆,名为“工人七弦琴”的法国工人党歌唱队唱起这支歌。

在巴黎雅里厅召开的法国社会主义组织第一次全体大会上,工人运动的各派立即为《国际歌》的曲调所打动。从那以后,鲍狄埃和狄盖特创作的这支赞歌经久不衰。它被一九一○年九月召开的哥本哈根国际大会所采纳,一九一七年至一九四一年由于成为苏联的正式国歌而闻名世界,后来成为共产国际的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