谱写序曲——法国思想启蒙运动

十八世纪的法国,群星璀璨。一些在世界文明史上光辉夺目的杰出人物在思想文化领域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思想解放运动——启蒙运动。从而,他们为近代,以至于一直到现在的世界规划了一幅幅波澜壮阔的有关政治、思想、文化等诸多领域的蓝图。

伏尔泰,是这场启蒙运动的先驱。

伏尔泰真名叫佛兰苏阿玛利·阿鲁埃,一六九四年他出生在巴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

伏尔泰二十三岁时写了一篇讽刺封建宫廷荒淫无耻的文章,结果被关进巴士底狱待了十一个月。出狱后,发表了在狱中写的剧本《欧第伯》,揭露封建贵族乱伦的丑态。一天晚上,伏尔泰正在陪客人吃饭,仆人告诉他有人找。伏尔泰一到门口,便被一群壮汉一顿狠揍。第二天,鼻青脸肿、头缠纱布的伏尔泰成了镇子上的焦点人物。原来,当地老贵族罗汉家族认为《欧第伯》在影射自己,便派仆人将伏尔泰痛打一顿。伏尔泰在家开始练习击剑,准备和罗汉骑士进行一场决斗。开战那天,伏尔泰再次被投入巴士底狱。

出狱后,他到英国避难。他在避难期间,研究了英国的政治制度、哲学和牛顿物理学。回国后,他写了《哲学通信》,狠狠批判了法国的封建制度,宣扬平等自由。因此书一出版即被法院判为禁书,当众焚毁。禁毁和压制制伏不了思考的头脑,伏尔泰痴迷般地思考着,向思想界发出了一系列振聋发聩的声音,一本本著作相继问世了。

一七五○年,伏尔泰应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邀请访问柏林。他来到一个比法国更黑暗、更残酷的封建专制国家,却幻想借助“开明君主”的力量,进行某些社会变革,实现启蒙主义理想。然而,腓特烈二世只把伏尔泰当做宫廷点缀,给外人一个“开明君主”的形象,实际上他实行的是军国主义的野蛮扩张政策。伏尔泰丝毫不能改变德国现实,一七五二年,他离开柏林。

一七六○年,伏尔泰在法国与瑞士边境的费尔奈庄园定居下来,在此度过了他一生中的最后二十余年。在这期间,他写下了大量的文学、哲学和政治论著,包括哲理小说《老实人》或《乐观主义》、《天真汉》、哲理诗《自然规律》等,他还把中国元杂剧《赵氏孤儿》改编成《中国孤儿》。

伏尔泰虽远离巴黎,却仍然关心法国社会现实,他晚年写了许多文章和小册子,抨击教会和专制统治,它们以化名和匿名的方式在欧洲各地流传,推动了进步的思想运动。当时欧洲成千上万的哲学家、艺术家、演员慕名拜访伏尔泰,另外还有人给伏尔泰写信求教,伏尔泰都热情接待或回信,小小的费尔奈庄园成为欧洲启蒙运动的中心。

伏尔泰还积极参加社会活动,他积极为无辜受害的人士奔走,最突出的是发生在一七六二年的闻名欧洲的“卡拉事件”。当时,法国社会中天主教教会的权力极大,天主教僧侣被列为法国封建社会的第一等级,教会经常残酷压榨和迫害人民。一七六二年有个名叫卡拉的新教徒,他的儿子因欠债而自杀了。天主教会马上向法院诬告卡拉,说他儿子因为想改信天主教,被信新教的父亲杀死了。法院于是把卡拉全家逮捕,进行严刑拷打,将卡拉判处死刑。处死的这一天,刽子手们先用铁棒打断了卡拉的双臂、肋骨和双腿,然后把他挂在马车后面,在地上活活拖死,最后还点上一把火,把尸体烧成灰烬。

伏尔泰听说这件事之后,异常愤怒,他亲自调查事件真相,把这件冤案的调查报告寄给欧洲许多国家,全欧洲都对此感到震惊和愤怒,纷纷痛斥法国士鲁斯的地方法院。四年后,教会不得不宣布卡拉无罪,恢复了他家人的自由。从此,伏尔泰被称为“卡拉的恩人”,受到法国人民的尊敬。以后,伏尔泰又为新教徒西尔文、拉巴尔等人的受迫害案鸣冤,经过多年的斗争,终于使他们恢复名誉。所以伏尔泰被誉为被压迫者的保护人,声望越来越高。伏尔泰不仅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而且是一位杰出的文学家。他最有成就的文学作品是哲理小说,《老实人》或《乐观主义》是其中的代表作。

《老实人》的主题是批判盲目乐观主义哲学,小说中的邦葛罗斯是个哲学家,在他看来,世界是完美的,一切人和一切事物都尽善尽美,“在这最美好的世界上,一切都走向美好”。邦葛罗斯一生的遭遇是对他的“哲学”的一个极大嘲讽,他先染上梅毒,接着又遭到宗教裁判所的火刑,后又被卖为奴隶,但他冥顽不化,死不改口,仍然坚持说世界尽善尽美。小说的主人公老实人开始相信邦葛罗斯的乐观主义哲学,但严酷现实粉碎了他的乐观幻想。

他是德国男爵的养子,由于他与男爵的女儿居内贡小姐相爱,结果被贵族偏见极深的男爵赶出了家门。从此他四处流浪,到处都看到封建专制的腐败和天主教会的罪恶。到里斯本时,他遇到了大地震。为防止全城毁灭,教会与大学博士相勾结,认为只有“在庄严的仪式中用文火慢慢烧死几个,才是阻止地震的万试万灵的秘方”。为此,教会抓了五个人。其中一个人的罪名是娶了自己的教母;另外两个葡萄牙人是“吃鸡的时候把同煮的火腿扔掉”。在场的邦葛罗斯和老实人似乎赞同他们的吃法,于是,他便也被一块儿送上宗教火刑场。结果三人被烧死,邦葛罗斯和老实人却奇迹般地脱了险。老实人历尽磨难,认识到世界就像一个屠宰场,他抛弃了乐观主义。最后他找到了一个黄金国,国内遍地都是黄金、碧玉和宝石,人人过着自由平等,快乐而富裕的生活。当然,这只是伏尔泰的理想。

十八世纪六十年代的一天,法国一个邮局出现了一封奇怪的信。信封上写着:“寄给诗人之王、人民的哲学家、欧洲的守护神、祖国的喉舌、国王的历史学家、英雄的歌颂者、风雅事物的最高鉴赏家、艺术的保护者、惜才的善人、天才的知己、一切迫害的谴责者、宗教狂的对头、被压迫者的救星、孤儿的慈父、富人学习的榜样、穷人的靠山、善人的典范。”这封信最后准确地投递到了伏尔泰的手中。由此可见,伏尔泰在法国人民心中的位置和影响力。

一七七八年二月,八十四岁高龄的伏尔泰在路易十五死后重返阔别二十八年的巴黎,人民群众夹道欢迎这位勇敢的斗士。五月三十日,伏尔泰病逝。临终前,神父要他承认基督的神圣,他愤然拒绝。反动教会不准把他葬在巴黎。大革命时期,伏尔泰的骨灰运回巴黎,在法国伟人公墓隆重安葬。

与伏尔泰几乎同时的另一启蒙运动大师是孟德斯鸠。他出身于贵族世家,从伯父那里继承了波尔多法院院长的职位。在当法院院长的生涯中,他深刻了解了法院的黑暗和法治制度的不合理。他与法院的各种腐败、愚昧格格不入,他是一个独立思考的思想家,他不想在法院中虚度光阴,厌倦法院的官场生活,便把这个法院院长职位以高价卖掉。孟德斯鸠自由了,开始了周游列国,开始了学术研究,开始了思想启蒙。于是,《论法的精神》诞生了。他提出应把立法权、司法权和行政权分立,三者互相制约、平衡,以防止滥用权力。这一“三权分立”理论成为了后来法国资产阶级的革命的理论武器,为欧美各国资产阶级革命和资本主义政治制度的建立奠定了理论基础。

一个时代,出现一个伟大的人物,就会使这个时代生辉。但历史往往令人费解,似乎没有什么规律可寻。继伏尔泰、孟德斯鸠后,法国又出现了一位激进的民主主义者卢梭。

一七四九年的一天,卢梭读到一家杂志刊登第戎科学院关于“科学和艺术的复兴是否有助于教化风俗”的征文启事。他顿觉灵感来临,把多年积郁在胸的感情和思想一倾而出,写成的论文荣获一等奖。卢梭一举成名后却无意追求财富和声誉,仍专心于思想上的探索、发掘。一七五五年,他发表了《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认为不平等的根源是私有制。一七六二年,他又发表了《社会契约论》,宣扬主权在民,人民可以用暴力推翻君主的民主主义思想。从而,他的思想犹如一把火炬,照亮了法国的思想界。他的社会契约论和人民主权论后来成为法国革命的理论旗帜和指导思想,并在雅各宾派的政策中鲜明地反映出来。

法国思想启蒙运动从十八世纪中叶逐渐走向高潮,其标志便是《百科全书》的编辑和出版,领导完成这一巨著的是杰出的思想家狄德罗。

狄德罗出身于一个手工业者之家,十九岁时获得文学硕士学位。他三十四岁时,接受了把英国钱伯斯出版社出版的一套百科全书译成法文的工作。但在翻译过程中,他发现这套书观点陈旧,保留了不少宗教迷信思想,因而决心自己组织编写一套观点和内容新颖的百科全书。他的计划得到了伏尔泰、孟德斯鸠、卢梭、霍尔巴赫、爱尔维修等著名启蒙思想家的支持,他们积极为此撰写文章和条目,大力宣传唯物论、无神论和自然科学知识,彻底批判宗教神学、教权主义和封建主义。狄德罗本人为这套书呕心沥血,几乎倾注了毕生的精力。他除了组织、编辑和审校工作外,还亲自为这套书撰写了一千篇文章和条目,监制了三千多幅插图,从而为法国树立了一块思想和文化的丰碑。

一七五二年,《百科全书》的第一、第二卷出版后,教会立刻指责该书为“异端”。与此同时,国王路易十五听到几位近臣禀告:“如果每一位妇女的梳妆台上都放有《百科全书》的话,国家将不得安宁。”于是,路易十五下令查禁《百科全书》。当时,《百科全书》已在社会上深受欢迎,连无聊庸俗的贵妇小姐们也要买几本《百科全书》装点闺房。此禁令一下,喜欢这部书的人和同情编写者的人纷纷上书求情,连国王的宠臣和情妇也出面求情。《百科全书》这才得以生存。

一七五七年,法国发生了行刺国王的事件,国内封建势力借机大肆迫害进步人士。《百科全书》的编者和许多作者不堪忍受迫害,纷纷中止了编写工作。法国高等法院的大法官竟然高叫道:“哲学家们的书烧没了,该是烧哲学家本人的时候了。”狄德罗的处境极其危险,朋友劝他中止工作,出国避祸。但狄德罗拒绝了,他慷慨激昂地说:“难道我们白白被人尊为哲学家吗?”

狄德罗在艰苦的环境中,秘密地继续编纂《百科全书》。

一七六○年末,狄德罗完成了《百科全书》三十五卷的编纂工作。一七八○年,《百科全书》出齐,它像黑暗中的火炬,蒙昧时的智者,把法国乃至世界人民从封建专制的、宗教笼罩的黑暗世界中引到了通往文明之光的大道上。

法国思想启蒙运动,为欧洲封建教会神权统治笼罩的天空,打开了一个缺口,送来了一缕思想的光芒,从而照耀着欧洲资产阶级革命运动滚滚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