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凡四世改革

伊凡四世生于一五三○年八月二十五日,是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之孙、瓦西里三世之子,是俄罗斯第一位沙皇,是俄罗斯封建专制国家的奠基者和军事扩张路线的开拓者。

一五四七年一月六日,不平常的一天,是俄罗斯历史上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伊凡四世的沙皇加冕典礼在莫斯科隆重举行。

“恭祝沙皇陛下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唱诗班引吭高歌着,伊凡四世端坐在金丝锦缎的宝座上,表情肃穆,神色凝重,这与他十七岁的年龄不相匹配。其实,这时他内心里已经波涛汹涌,兴奋不已。“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他在心里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

是啊,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十四年的等待,伊凡四世才亲尝到权柄的威力。一五三三年十二月四日,正当伊凡三岁的时候,他的父亲瓦西里三世驾崩,小伊凡被扶上大公宝座。“孩子,看来只有我帮你支撑起这个强大的帝国了。”大公夫人擦拭着丧夫的眼泪,对着她那不懂事的孩子说道。大公夫人叶琳娜是个精明强干的女人,她一直“垂帘听政”到一五三八年猝然死去,帮助伊凡四世奠定了根基。这一年伊凡八岁。“妈妈,您放心地去吧,我会成为俄罗斯真正的主人!”小伊凡暗自下定了决心。

时光飞逝,转瞬到了一五四七年,伊凡已经十七岁了。几年来,经过宫廷的血雨腥风、残酷杀戮,他已经牢牢地控制了局势。这时的伊凡,已远非接任大公之位时的八岁孩童,他开始放眼世界,放眼历史,寻求更辉煌的未来,他要建立一个更大的帝国。他追溯过去,有恺撒大帝主宰的第一罗马帝国,有拜占庭帝国时期的第二罗马帝国,“我要建立第三个罗马帝国——俄罗斯帝国!”对此,他深信不疑。于是便有了一五四七年他十七岁登基的那一幕。他已经不满足于大公的称号,他想成就恺撒那般的帝业。伊凡四世采用了表明有无限权力的尊号——沙皇。“沙”是从拉丁文“恺撒”一字转音而来,“沙皇”也就是皇帝。从此,伊凡四世成为俄罗斯历史上的第一个沙皇;从此,俄罗斯开始了无休止的扩张史。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沙皇的称号、无限的君权让年轻人伊凡忘乎所以,整日不理朝政,沉湎于酒色之中,朝政大事都托付给舅父格林斯基家族处理。“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格林斯基尽废以往有利于君主集权的措施,将部分城市和土地分配给他的亲属和党羽,加强对下层民众的搜刮,这一倒行逆施激起了各层人士的怨恨。民怨沸腾。一五五二年六月二十一日,天灾又降临莫斯科城,莫斯科城遭受大火袭击,烧毁房屋不计其数,烧死人员一千七百多人。“大火是由格林斯基家族所致。”悲伤过后,人们想到他们怨恨的人,便把这一天灾归咎于他。顿时,群情激愤,狂怒的人群潮水般涌入格林斯基王府,逢人就杀,最后,一把火把王府化为灰烬。

“这还了得!”伊凡四世得知消息后,从温柔乡中醒来,下令剿灭乱民叛乱。叛乱被镇压下去了。经此风云突变,伊凡四世如当头棒喝,大梦初醒,意识到这样下去后患无穷,帝业无望。于是,亲临朝政,整顿朝纲。从公元一五四九年起,伊凡四世开始了军事、政治、司法、经济诸方面的改革。

军事改革是一切改革的中心。伊凡四世充分认识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一真理,着力加强军队建设。公元一五四九至一五五○年,伊凡打破按出身高低选任军官的旧制,提高中小贵族在军队的地位。后来,又改革兵役法,令每个世俗封建主按一百五十亩土地出一名骑士的标准,向沙皇提供骑兵队。这一改革大大加强了沙皇的军事力量,为以后的开疆拓土奠定了军事基础。

司法改革主要是统一全国法律,各地设立司法机关,审理重大刑事案,削弱地方长官的司法权;政治改革是改组国家机关,废除世袭领地机关,增加新的中央国家机关。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从一五六五年起,伊凡四世进行经济改革,推行沙皇特辖区制度。他把全国的土地分为两部分:一为普通区,由贵族管理;一为特辖区,由沙皇直接管理。“当然我应该得到最好的土地了。”伊凡四世把全国最肥沃的土地,最繁荣的商业区划入特辖区,凡在特辖区内的原属于某个大贵族的世袭领地一律收归皇室所有,大贵族失去的领地则从遥远的普通区得到补偿。

img17

这一系列的改革使伊凡四世加强了皇权,确立了独断专行的统治。当然,那些贵族是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权力和利益的,不断进行叛乱。对此,伊凡四世毫不客气地加以残酷镇压。伊凡因而获得了“恐怖的伊凡”称号,即人们通常所谓的“伊凡雷帝”。长期残酷的杀伐、斗争,加强了他病态性的多疑,以致变得神经失常。一次,他在盛怒之下,竟用手杖打死了继承他皇位的太子。一代英雄养成如此暴戾的性格,是他自己的悲剧,也是历史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