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特·泰勒起义

“在亚当耕种,夏娃纺织的时候,谁是贵族?”约翰·保尔在广大农村奔走呼号,传播人人平等的思想,这句话成了深入人心的反封建斗争的口号。

十四世纪以来,英国商品经济有所发展,封建领主实行货币地租,加重了对农民的剥削。一三四八年欧洲爆发黑死病(流行性鼠疫),英国约有一半人口死亡,尸体遍地,城乡一片凄凉。

正在积极进行英法战争的爱德华三世,为解决劳动力紧缺问题,多次颁布《劳工法令》,规定农奴必须按瘟疫前的工资受雇于任何主人,否则要判处罚金、监禁,流亡的农奴要被烙印。这些法令对于身处水深火热的农奴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他们不仅要受领主的奴役,还要受商人、高利贷者的盘剥。广大人民怨声载道,一场反抗暴政的斗争,在各地酝酿。

约翰·保尔是这场斗争的杰出组织者之一,他到各地揭露封建制度的罪恶,号召农奴向国王请愿,争取土地和自由。约翰·保尔的宣传活动引起了统治者的切齿痛恨,他先后三次遭到逮捕和监禁。

一三七七年,英王查理二世为筹集战争经费开征人头税,激起了人民的反抗。一三八一年五月,埃塞克郡的农奴首先起义。几天之内,起义烈火蔓延到全国各地,英国四十个郡中有二十五个郡的农奴参加了起义。起义军推举肯特郡的瓦特·泰勒为领袖。瓦特·泰勒是一个贫穷的泥瓦匠,他参加过百年战争,通晓军事,又有很强的组织能力,受到起义者的一致拥戴。分散在各郡的起义队伍也乐于听从他的指挥。由于瓦特·泰勒在起义中的重大作用,习惯上把这次起义称为瓦特·泰勒起义。

瓦特·泰勒率领义军,打败贵族武装,杀死税吏,解放农奴,烧毁封建文书。他们冲进监狱,救出了约翰·保尔,俩人并肩战斗,指挥队伍向伦敦进军。

坎特伯雷是英国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英国大主教的驻地。大主教苏雷伯雷是最残酷的封建主之一,农奴对他恨之入骨。起义军很快击败了负隅顽抗的贵族,占领了坎特伯雷。瓦特·泰勒在大教堂庄严宣布:大主教苏雷伯雷作为国贼被判处死刑,在抓获之后要立即执行。他还将缴获的贵族的粮食、牲畜以极低的价格卖给当地农民,把有关的封建文件、档案全部焚毁。广大农奴欢欣鼓舞,纷纷加入起义军队伍,继续进军伦敦。

起义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挺进伦敦。一三八一年六月十三日,在伦敦市民和平民的欢呼声中,起义军开进伦敦,国王和一些贵族早已吓得躲进了内城伦敦塔之中。

瓦特·泰勒军纪严明,禁止起义者私自抢占财物,对伦敦市民秋毫无犯。他们在伦敦市民的支持下草拟了一个应该处决的贪官污吏名单。瓦特·泰勒亲自带人到伦敦塔捉拿大主教苏雷伯雷,在塔山将他和其他民愤极大的大臣一起处决。起义军还捣毁了伦敦的法院和监狱。

起义军的声威吓坏了英国国王,他被迫答应和农民代表谈判。瓦特·泰勒代表农民提出废除农奴制,人人平等;贵族不得欺压农民;准许买卖自由;国王大赦起义者等要求。国王假惺惺地答应了。他命令官员立即赶制“批准文书”,加盖国王玉玺发给农民。一些农民为国王的虚假许诺迷惑了,拿着一纸空文离开了伦敦。

瓦特·泰勒和约翰·保尔认为,国王还没有满足最贫穷者的要求,率领三万贫苦农民留在伦敦,进一步提出没收教会土地、财产,分配给农民,废除劳动立法的要求。

这时国王及其亲信已经秘密集合反动力量,准备反扑。他们假意邀请瓦特·泰勒到斯密莫斯茨菲尔德广场谈判。对国王轻信的瓦特·泰勒在黄昏中如约前往,身着便装,只带了一名随从。国王和贵族早有预谋,他们外披袍服,内衬铠甲,暗藏兵器。趁瓦特·泰勒不备,伦敦市长华尔源兹等人一拥而上刺杀了瓦特·泰勒。

失去领袖的起义者再也不能抵挡刽子手的疯狂反扑。国王取消一切承诺,调动军队疯狂镇压起义农民,形势急转直下。约翰·保尔也被判处绞刑。

瓦特·泰勒起义最终失败了,受历史条件的局限,他们的斗争和要求,不可能触及封建社会的本质,还幻想着国王给予和保护他们的利益。但起义的狂风巨浪冲击了封建统治,加速了英国农奴制的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