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首屋大维——从共和到帝制的过渡者

恺撒被刺后,他的养子屋大维被罗马元老院抬了出来,让他统率部分恺撒的部队,与恺撒的另外两大将领——安东尼和雷必达抗衡。

屋大维虽然年龄不满二十岁,但野心勃勃,权术老道。他先使用元老院的势力来压制力量最强大的安东尼,后又与安东尼和雷必达结成“后三巨头同盟”,对付与打击元老院,为自己大权独揽开辟道路。

公元前四十三年秋的一天清晨,罗马突然宣布戒严令,大街小巷张贴着“公敌”的画像和追捕他们的文稿,全城所有的城门、街道、广场、河口和山头,都布满了手持武器杀气腾腾的士兵。文稿鼓动人们去捉拿公敌——也就是元老和支持他们的骑士,宣称:任何割下公敌头颅的人都可以领到一笔巨额奖金,如果是奴隶杀了“公敌”,除了领奖外,还可以恢复自由;而谁要是窝藏“公敌”,将与“公敌”同样论处!

一时间,血腥味充斥了罗马城。一队队手持利剑的士兵在城里穿梭,一颗颗滴血的头颅怒目圆睁。那些被列入“公敌”名单的人,那些屋大维派的政敌与私敌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即使躲藏在水井里、阴沟里、烟囱中、瓦堆下,或者痛哭流涕地俯伏在士兵的脚下也没用。他们不是被杀,就得自杀,在屋大维的严厉攻势下,还出现了儿子告发父亲,妻子供出丈夫的事例。罗马人人性的扭曲大概是从这时开始的吧。

几天下来,被处死和没收财产的敌人有三千多名,罗马的另类精英被消灭殆尽。

屋大维巩固了自己在罗马的绝对地位后,开始了对罗马以外的政治对手的进攻。他与安东尼一起,先在马其顿打败了杀害恺撒的仇敌布鲁特斯和喀西约,迫使他们自杀;然后在公元前三十六年进攻庞培的军队,庞培一路失利,逃亡东方后被杀。至此,与屋大维相抗的人只有安东尼和雷必达了。

屋大维对雷必达采取“表面提拔,实际剥夺”的办法。他把雷必达从罗马西部的军队中召回,授予他大教长的虚位,解除了他的军权;这样罗马和罗马以西的领地与军队都控制在屋大维的手里;对安东尼在东部的行省与军队,屋大维觊觎已久,在等待机会。

安东尼据有东方行省,势力很大。他到达东方后,以埃及为据点进行统治。当时的埃及隶属于罗马,其女王是克里奥帕特拉。克里奥帕特拉美艳绝伦,风流盖世,安东尼对她一见钟情。公元前三十七年,安东尼与克里奥帕特拉结婚,并宣布把罗马东方的领土分一部分送给女王与其子女。消息传来,罗马群情激愤:“安东尼总督迷恋上了尼罗河的妖蛇。”“罗马将军听从埃及女王的排遣,耳朵太软了。”“安东尼简直是罗马的叛徒,卖国贼!”

这一切,屋大维听在耳里,喜在心上。被激怒的罗马权贵们决定拥护屋大维而反对安东尼。经元老院和人民大会讨论,安东尼被宣布为“祖国之敌”,他的权力被剥夺,罗马宣布讨伐安东尼和克里奥帕特拉,远征的讨伐队伍就由屋大维来指挥。屋大维一统天下的机会终于到来了。

公元前三十一年九月,罗马讨伐军与安东尼、埃及女王的舰队相遇于希腊西海岸的克里兴,双方战舰的数量相当。会战开始不久,双方胜负尚未见分晓,埃及女王错误地认为安东尼大势已去,在紧要关头釜底抽薪,率领六十艘战舰撤出战场,返回埃及,而安东尼正为情所困,也扔下部队逃回埃及。失去指挥的战舰无心再战,遂全部投降。屋大维犹如天助,没费吹灰之力便取得决定性胜利。

第二年夏天,屋大维一路乘胜追击,安东尼的军队如山崩瓦解,相继投降。也曾威名赫赫的安东尼在绝望下自刎而死,埃及女王克里奥帕特拉在向屋大维示意而遭到冷落后,也在宫内用毒蛇把自己咬死。

击败安东尼后,屋大维已再无对手,他已经成为同恺撒一样伟大的强权人物。当时他才三十六岁。东征凯旋之后,屋大维开始采用“元帅”称号。“元帅”本为共和时代获胜的军队司令官在战时才可以暂时获得的称号,由于屋大维终身享用这一称号,才使这一称号有了专制君主的意义。公元前二十七年,屋大维又获得了“奥古斯都”(意为至尊至圣)的称号。后又获得了大教长和“祖国之父”的职务和称号。这样,屋大维成为真正的集政治、行政、军事、宗教大权于一身的专制君主。无论是元老院还是公民会议,都已成为他手中的政治工具。元老院不断地给屋大维授予各种荣誉和各种称号就是明证。

屋大维的这种统治形式就是元首政治。在元首政治下,共和国的一切机构仍然存在,但都已名存实亡。屋大维是没有皇帝称号的皇帝,他也是从共和到帝制的关键环节。

屋大维是罗马前期的一位杰出统治者,他实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创立了一些新的官僚体制。比如,屋大维实行精英政治,竭力提高元老贵族和骑士的政治经济地位,规定各级高级官职必须由元老和骑士担任,国家的决策相对更合理可行。再如,屋大维对军队进行了整编,将军队缩编为二十八个精锐的军团,建立了近卫军,完成了由公民军向职业化军队的过渡。

屋大维是能征善战的将领,在打败各路豪杰后,他决定把和平赐给罗马人。公元前三十年的某一天,屋大维号召公民们到雅努斯神庙去。在熹微的晨光中,他站在庙前的一个台阶上,高举双手,向欢呼的人们大声喊道:

“公民们,雅努斯神庙供奉着我们的马尔斯战神,伟大的战神保佑着我们。庙门打开时,战神就出来保护我们。二百年来,神庙的大门一直敞开着,罗马也一直处在战争中。现在战争结束了,罗马和平了。因此我决定,神庙的大门从此关闭,让伟大的马尔斯战神获得安静,让我们罗马享受和平!”

屋大维的演讲赢得人们的阵阵掌声,当庄严的祭祀仪式结束后,雅努斯神庙沉重的大门被缓慢地关上了。此后二百年中,和平女神住在了罗马。

屋大维统治了罗马四十三年。这是古罗马最安定、最富庶的“黄金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