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韵悠远的哈拉帕文化——森严的种姓制度

今天的印度和巴基斯坦地区,由于被雄伟的喜马拉雅山与欧亚大陆隔开,被称为南亚次大陆。它北依喜马拉雅山,南濒印度洋,东接孟加拉湾,西临阿拉伯海。北部有印度河、恒河两大水系,地势平坦、土壤肥沃,有利于农业生产,成为人类文明最早的发源地之一。

古印度最早的居民是达罗毗荼人,他们在此建立了以哈拉帕和摩享佐·达罗为代表的中心城市。这表明达罗毗荼人已有了较发达的文化,早期的印度文明被称为哈拉帕文化。

哈拉帕文化属于青铜器文化。在两座城市的遗址中,发现了大量的青铜武器和工具,但仍有许多石器。居民主要从事农业生产活动,畜牧业也很发达。他们能用陶轮制造陶器,而且掌握了金属焊接技术。在遗址中发现了棉织品以及与两河流域相似的图章,表明印度河流域与两河流域有相当密切的贸易往来。

哈拉帕和摩享佐·达罗两座城市都有高厚的城墙,建筑材料多为烧制的红砖,房屋之间差别很大。由此可以知道,当时已有了较严重的阶级分化,很可能已经形成了早期奴隶制国家。

哈拉帕文化没能续写她的辉煌。约在公元前二十一世纪,雅利安人开始越过兴都库什山口进入印度。他们掠夺土地,霸占财产,把达罗毗荼人贬为奴隶。入侵者与被征服者的尖锐对立,是印度等级制度的根源。

雅利安人属于白种人,他们自认为比当地居民高贵,因此通过肤色的区别,区分人的等级地位。种姓制度开始萌芽。种姓(瓦尔那)的原意就是颜色、品质的意思。随着雅利安人在印度的扩张和内部社会分化,严格的种姓制度终于形成了。

印度种姓制度把人划分为四等:第一等级是“婆罗门”,即主管宗教祭祀的氏族贵族。他们通过各种宗教活动获取大量财物,参与政事,充任国王的顾问,国王则以大量的土地和奴隶作为回报。第二等级叫“刹帝利”,包括国王、官吏和武士。掌握国家军政大权,可以征收赋税,并通过战争掠夺财富和奴隶。婆罗门和刹帝利是社会的统治阶级。第三等级“吠舍”,是雅利安人中的一般自由民,一般从事手工艺、农业和畜牧业,也从事商品交换。他们要交税赋和布施供养婆罗门和刹帝利。第四等级“首陀罗”,由被征服的土著居民和破产的雅利安人组成。他们不但要从事最繁重的劳动,而且没有任何政治、经济权力,也不能参加宗教仪式。

各种姓原则上不能通婚。低种姓的男子娶高种姓的女子构成“逆婚”,要受重罚。土著少数民族以及不同种姓的男女生的子女被称为“贱民”或“不可接触者”,备受歧视。他们只能做抬尸体、掏粪便、屠宰牲畜和执行死刑等为当时社会所鄙视的工作。只能居住在村外,进入城镇时必须敲打木器,以提醒别人避开他们身上的“晦气”。刹帝利和婆罗门即使偶然看见贱民都不能容忍,被看见的人常常遭到毒打。

为维护等级制度,婆罗门把持宗教、祭祀大权,因为即使国王也畏惧神灵。他们制定了繁琐的祭祀礼仪,全部由婆罗门操纵。每个参加宗教仪式的人都要贡献祭礼,当婆罗门认为要用人做祭品时,就当场把人杀死。

奴隶主阶级运用法律维护种姓制度。著名的《摩奴法典》规定,首陀罗必须老老实实地为其他种姓效劳,若侮辱、伤害高种姓的人,动手的就斩去双手,辱骂的要割掉舌头。高种姓的人可以任意打骂首陀罗,甚至杀死他们,只需用牲畜赔偿他的主人即可了事。

森严的等级制度制造了许多社会矛盾和社会悲剧。比如,上等人婆罗门和刹帝利之间也存在着歧视与对立。一位公主轻蔑地对一个婆罗门的女儿说:“你的父亲整日向别人献媚,靠乞讨过日子。而我的父亲天生高贵富有,他受人赞扬、受人奉承,还不断向人施舍,你们的日子过得不如我们舒适呀!”一位首陀罗青年爱上了一位刹帝利女子,但无情的种族差别让青年饱受情感煎熬,最终郁郁而死。发生在三千多年前印度一个小村庄里的故事更能让我们认识到种姓制度的残酷。阿提拉是刚从外省搬到这个村子中的小婆罗门。他长得清秀可人,又聪明伶俐,可村中其他婆罗门小孩不但不喜欢他,还常常殴打他,骂他是“小杂种”。原因就是他的皮肤不像其他婆罗门小孩那样白净。阿提拉幼小的心灵中对首陀罗和贱民的地位产生了极大的恐惧。他非常害怕自己被驱逐出婆罗门,成为屈辱低贱的首陀罗。一天,村中的婆罗门祭司召集村民开审判大会。一个动手打了婆罗门的首陀罗被当众剁去了双手。一个背地里议论婆罗门的首陀罗被割去了舌头,并用烧红的铁杆烫他的嘴,用烧沸的油灌他的嘴和耳朵。正当阿提拉恐惧地躲在妈妈怀中发抖时,祭司把手指向了他:“今天,我们要开除一个假冒的婆罗门,就是这个小杂种!这个不要脸的婆罗门女人,竟然同一个首陀罗通婚,她也不配做婆罗门。大家看看这个小杂种,皮肤黑乎乎的,哪像高贵的婆罗门。从今天起,他们一家成为贱民!”阿提拉与母亲被赶到村外居住,以后他们的服饰与言行要向高贵的人表示:“我们是贱民!我们是不可接触的人!”不久,阿提拉的母亲在痛苦中撒手归西,幼小的阿提拉悲愤地伏在母亲尸体上大喊:“为什么要分等级呀?”

img5

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四个种姓制度又分化出一些种姓。统治者想用严格的种姓制度掩盖阶级对立,限制劳动者的发展,极大地阻碍了社会的发展和进步,反而使矛盾冲突更加尖锐。许多低种姓的人都大声疾呼,渴望早日获得自由。

直到二十世纪中叶,印度共和国建立,才颁布了废除种姓制度的法令。但由于四千年的传统,等级观念的毒瘤并非一纸法律所能废止。要实现真正的平等还需社会文明的进一步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