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巴比伦英雄史诗——《吉尔美什》

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古巴比伦,位于西亚两河流域。两河,一条是幼发拉底河,一条叫底格里斯河,都发源于今土耳其境内,流入波斯湾。沿河地区水源丰富、土地肥沃。早在公元前四千年时,苏美尔人就已是这里的主人。他们辛勤劳动,创造了丰富灿烂的苏美尔文化。他们发明了楔形文字,是人类最早的文字之一。楔形文字在西亚地区广泛传播,为人类文明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后来,古巴比伦人继承了这份宝贵的文化遗产,并且把它发扬光大。十九世纪考古学家们发现的《吉尔美什史诗》就是其中杰出的代表。

《吉尔美什史诗》长达三千五百行,是人类最古老的英雄史诗,记录了古代乌鲁克王朝的一位英雄的传奇故事。

吉尔美什是乌鲁克王朝的国王,他力大无穷,文武双全,热衷于建造豪华的城堡和宫殿,喜欢四处扩张,炫耀武力。百姓因此疲于奔命,不得安宁。

有一位豪杰名叫安吉杜,他心地善良,从小生长在草原上,练就了一身本领,乐于助人。为了解救人们的苦难,他找到吉尔美什和他决斗。两人从城中打到郊外,从草原战到山巅,打了九天九夜没分胜负。两人惺惺相惜,吉尔美什接受安吉杜的劝说,放弃恶行,决心和安吉杜一起造福人民。

乌鲁克草原尽头的山脉,覆盖着茂密的森林,是乌鲁克人盖房建屋惟一的木材来源。可是恶魔洪巴巴霸占了它。洪巴巴凶恶残忍,它口吐火焰,烧死了许多到森林里砍伐木材的乌鲁克人,还掠走了美艳的女神伊什塔尔。吉尔美什和安吉杜决心为民除害。他们来到森林,与恶魔展开一场恶战。洪巴巴的怒吼犹如狂风呼号,喷出的毒焰,烟云翻滚;吉尔美什的长剑如虹,光芒万丈;安吉杜挥动利斧,虎虎生风。这一仗打得天昏地暗,地动山摇。两位英雄同心协力,终于杀死了恶魔,救出了女神伊什塔尔。

img2

女神伊什塔尔倾慕吉尔美什英俊勇武,向吉尔美什百般献媚,并许诺,如果吉尔美什与她结婚就会永享荣华富贵。但吉尔美什还要率领人民保卫疆土,他断然拒绝了伊什塔尔。一个凡人竟敢轻视女神,伊什塔尔恼羞成怒,发誓要惩罚吉尔美什和乌鲁克人民。

伊什塔尔和众神派天牛下凡。天牛是一个庞然大物,一只角就长两米,几十斤重。天牛喷射毒气,被毒气熏到的人都痛苦地死去了。两位英雄再次奋勇迎战。安吉杜躲过天牛的猛烈冲撞,乘机抓住牛角,吉尔美什用利剑刺穿了天牛的心脏。伊什塔尔的身上也溅满了天牛的污血,受到安吉杜的嘲笑。众神更加愤怒,他们施展魔法,让安吉杜得了重病。他脸色变黑,眼睛睁不开,耳朵也听不到,整日被噩梦折磨,在痛苦中死去。

“人为什么要死呢?”失去挚友的吉尔美什悲痛万分。他苦思冥想,开始追求永生之道,使人类免受死亡的威胁。一个老人告诉他,只有惟一没被史前洪水淹死的由人变神的先祖才知道永生的秘诀。吉尔美什踏上了漫漫长路。

他穿过森林,杀死了拦路的猛狮;涉过大河,打败了凶猛的河怪;在黑暗的地洞里躲过毒蝎的袭击;他划船渡过死海,终于抵达彼岸的神仙境界。

神仙老祖被吉尔美什的精神感动,告诉他,吃了深海中的青春草,就可以长生不老。吉尔美什潜到海底,找到了青春草。他舍不得自己吃,立即奔向乌鲁克城,他要让全国人民共享幸福。

穿过茫茫沙漠,吉尔美什满身汗水和尘土,他疲惫不堪,突然发现一条小溪。他把仙草放在岸边,跳入溪水洗澡。一条蛇悄悄爬过来,吞吃了仙草。吉尔美什无奈地叹道:“看来人类注定要衰老和死亡。”他继续向乌鲁克奔跑,要和人民共同在短暂的人生中创造幸福。《吉尔美什史诗》是古巴比伦文化的瑰宝,它所创造的英雄,是勇敢、智慧和坚忍不拔精神的化身,激励着两河流域人民努力创造美好生活。

刻在石柱上的法律——《汉谟拉比法典》

一九○一年十二月,一支法国考古队在伊朗西南部考察时,意外地发现了三块刻有奇怪文字的黑色玄武石。经过反复研究,这三块岩石上竟刻着古巴比伦王国汉谟拉比王制定的法典。这是迄今发现的最早的比较完整的成文法典。“刻在石柱上的法律”轰动了世界。

古巴比伦王国是阿摩利人在约公元前一八九四年建立的,当时是两河流域较弱小的城邦。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到第六代王汉谟拉比统治时期,终于成为最强大的城邦。

汉谟拉比是一位具有卓越政治才能和军事才能的君主。他善于审时度势,利用各种矛盾各个击破敌国。他借助与强国联盟,吞并弱小的邻国,逐渐扩张自己的势力,时机成熟时转而攻打原来的盟友,最终征服了从波斯湾到地中海沿岸的广大地区,使巴比伦成为西亚的政治经济中心。看来,他那时就早已懂得,“国家之间,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的道理。

汉谟拉比统一西亚后,古巴比伦王国进入了奴隶制帝国时代,建立了强有力的中央集权的国家机器,拥有一支强大的常备军。因而,国王能对国家进行有效的统治和管理。汉谟拉比在法典的序言中就骄傲地宣称:“我要像太阳一样普照大地,造福于人类;我要让正义在人间永存,消灭那些邪恶之徒。”

《汉谟拉比法典》由序言、正文和结语三部分组成。序言和结语宣扬“君权神授”和国王的功德,宣扬法律的“公平”和“正义”。正文共二百八十二条,包括诉讼程序、盗窃罪、伤害罪、婚姻、继承、财产、债务等方面的规定。

法典反映了古巴比伦王国的社会结构和经济状况。法典中把人们分为三个等级:有公民权的自由人(阿维鲁),无公民权的自由民(穆什根努)和奴隶。不同等级的人,法律地位明显不同。奴隶根本不被当人看待,自由民可以杀死冒犯他的奴隶,只需赔给奴隶主一定的钱财作为补偿;奴隶若打死自由民,则要被残酷地杀死。奴隶主更是可以随心所欲地处置自己的奴隶。奴隶主和一般的自由民法律地位也不同。奴隶主杀死自由民,只要付一笔赔偿金就可以了;而自由民伤害了奴隶主必须处以严厉的刑罚。

法典中有许多关于土地制度的规定。王室占有大量土地,主要由对王室负有一定义务的人耕种经营。主要分三种情况:(1)祭司、商人等为国王服务,作为报酬领取土地;(2)士兵可领取小块土地;(3)纳贡人领取土地并交纳租税。

《汉谟拉比法典》是一部保护奴隶主阶级利益、体现奴隶主阶级意志的法律。它严格地保护奴隶主对奴隶的所有权,规定拐带、藏匿奴隶者要被处死;理发师私下剃去作为奴隶标志的发式,要断指。法典通过对盗窃罪重罚的种种规定,严格保护奴隶主阶级的私有财产权。

曾有人这样描绘过巴比伦法官应用《法典》审理案件的情形:

一个富人和一个穷人对簿公堂。富人对法官说:“他借了我的钱,超过还钱期限三天了,还要拖延。”穷人连忙申辩说:“不是我不想还钱,我妻子生病了,我实在是近期之内还不了钱。下个月我一定还他。”法官慢条斯理地说:“根据汉谟拉比陛下《法典》第一百一十七条的规定:‘欠债逾期不还,责令欠债人的妻子与儿子到债主家做三年奴隶,以偿债务。’”法官宣判完毕,命人将哭啼求饶的穷人赶出法庭,再传另一起案件的当事人。这起案件缘于一个奴隶主打瞎了另一个奴隶主的奴隶。动手的奴隶主要支付半个奴隶价钱的赔偿金,另一个奴隶主坚决要求赔一个奴隶的价钱。法官听了二人的争吵,不耐烦地说:“按《法典》第一百九十九条和第二百四十七条规定,打瞎奴隶眼睛与打瞎耕牛的眼睛一样处理,赔一半价钱。”两个当事人一喜一忧下去了。紧接着一个人推推搡搡地把一个五花大绑的人弄了进来。“法官大人,我抓到一个逃跑的奴隶。”法官命人验证奴隶身份后宣判道:“根据《法典》第十七条规定,逃跑奴隶送还原主人。抓获逃奴的自由人赏两个舍克勒。”愤怒的奴隶被押下去了。拿到赏钱的自由人美滋滋地说:“我可以用这两个舍克勒买二百四十公升小麦或两公升上等植物油了。”一会儿,颤颤巍巍上来两个老头。一个指控另一个说:“他想谋害我,请法官大人对他进行审判。”法官有气无力地说:“根据《法典》第二条规定,将被告推到河里去。如果他浮着,说明他无罪,立即释放。如果他沉下去了,说明他有罪,将他的家产分给原告,作为补偿。”法官觉得疲倦极了,不容被告分辩,命人将原告与被告带到河边去判决,然后宣布退庭。围观的群众对法官的审判又好气又好笑,可他们不敢对此议论什么,纷纷散去了。

《汉谟拉比法典》虽然还保留了“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原始复仇的习惯法,但总体上看是发达奴隶制的产物,对两河流域奴隶制的巩固和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同时,以公开的法律统治和管理国家,在当时也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汉谟拉比法典》作为古巴比伦灿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古巴比伦王国和汉谟拉比王都已淹没在漫漫黄沙之下,只有刻着法典的石柱,被人们精心保存在巴黎卢浮宫博物馆里,向人们讲述那个曾经辉煌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