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幕

  第一场 教堂内部

  ──唐.彼德罗、唐.约翰、里奥那托、法兰西斯神父、克劳狄奥、培尼狄克、希罗、贝特丽丝等同上。

  里奥那托 来,法兰西斯神父,简单一点;只要给他们行一行结婚的仪式,以后再把夫妇间应有的责任仔细告诉他们吧。

  神父 爵爷,您到这儿来是要跟这位小姐举行婚礼的吗?

  克劳狄奥 不。

  里奥那托 神父,他是来跟她结婚的;您才是给他们举行婚礼的人。

  神父 小姐,您到这儿来是要跟这位伯爵结婚吗?

  希罗 是的。

  神父 要是你们两人中间有谁知道有什么秘密的阻碍,使你们不能结为夫妇,那么为了免得你们的灵魂受到责罚,我命令你们说出来。

  克劳狄奥 希罗,你知道有没有?

  希罗 没有,我的主。

  神父 伯爵,您知道有没有?

  里奥那托 我敢替他回答,没有。

  克劳狄奥 啊!人们敢做些什么!他们会做些什么出来!他们每天都在做些什么,却不知道他们自己在做些什么!

  培尼狄克 怎么!发起感慨来了吗?那么让我来大笑三声吧,哈!哈!哈!

  克劳狄奥 神父,请你站在一旁。老人家,对不起,您愿意这样慷慨地把这位姑娘,您的女儿,给我吗?

  里奥那托 是的,贤婿,正像上帝把她给我的时候一样慷慨。

  克劳狄奥 我应当用什么来报答您,它的价值可以抵得过这一件贵重的礼物呢?

  彼德罗 用什么都不行,除非把她仍旧还给他。

  克劳狄奥 好殿下,您已经教会我表示感谢的最得体的方法了。里奥那托,把她拿回去吧;不要把这个坏橘子送给你的朋友,她只是外表上像一个贞洁的女人罢了。瞧!她那害羞的样子,多么像是一个无邪的少女!啊,狡狯的罪恶多么善于用真诚的面具遮掩它自己!她脸上现起的红晕,不是正可以证明她的贞静纯朴吗?你们大家看见她这种表面上的做作,不是都会发誓说她是个处女吗?可是她已经不是一个处女了,她已经领略过枕席上的风情;她的脸红是因为罪恶,不是因为羞涩。

  里奥那托 爵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克劳狄奥 我不要结婚,不要把我的灵魂跟一个声名狼藉的淫妇结合在一起。

  里奥那托 爵爷,要是照您这样说来,您因为她年幼可欺,已经破坏了她的贞操……

  克劳狄奥 我知道你会这么说:要是我已经跟她发生了关系,你就会说她不过是委身于她的丈夫,所以不能算是一件不可恕的过失。不,里奥那托,我从来不曾用一句游辞浪语向她挑诱;我对她总是像一个兄长对待他的弱妹一样,表示著纯洁的真诚和合礼的情爱。

  希罗 您看我对您不也正是这样吗?

  克劳狄奥 不要脸的!正是这样!我看你就像是月亮里的狄安娜女神一样纯洁,就像是未开放的蓓蕾一样无瑕;可是你却像维纳斯一样放荡,像纵欲的禽兽一样无耻!

  希罗 我的主病了吗?怎么他会讲起这种荒唐的话来?

  里奥那托 好殿下,您怎么不说句话儿?

  彼德罗 叫我说些什么呢?我竭力替我的好朋友跟一个淫贱的女人撮合,我自己的脸也丢尽了。

  里奥那托 这些话是从你们嘴里说出来的呢,还是我在做梦?

  约翰 老人家,这些话是从他们嘴里说出来的;这些事情都是真的。

  培尼狄克 这简直不成其为婚礼啦。

  希罗 真的!啊,上帝!

  克劳狄奥 里奥那托,我不是站在这儿吗?这不是亲王吗?这不是亲王的兄弟吗?这不是希罗的面孔吗?我们不是大家生著眼睛的吗?

  里奥那托 这一切都是事实;可是您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呢?

  克劳狄奥 让我只问你女儿一个问题,请你用你做父亲的天赋权力,叫她老实回答我。

  里奥那托 我命令你从实答复他的问题,因为你是我的孩子。

  希罗 啊,上帝保佑我!我要给他们逼死了!这算是什么审问呀?

  克劳狄奥 我们要从你自己的嘴里听到你的实在的回答。

  希罗 我不是希罗吗?谁能够用公正的谴责玷污这一个名字?

  克劳狄奥 嘿,那就要问希罗自己了;希罗自己可以玷污希罗的名节。昨天晚上在十二点钟到一点钟之间,在你的窗口跟你谈话的那个男人是谁?要是你是个处女,请你回答这一个问题吧。

  希罗 爵爷,我在那个时候不曾跟什么男人谈过话。

  彼德罗 哼,你还要抵赖!里奥那托,我很抱歉要让你知道这一件事:凭著我的名誉起誓,我自己、我的兄弟和这位受人欺骗的伯爵,昨天晚上在那个时候的的确确看见她,也听见她在她卧室的窗口跟一个混账东西谈话;那个荒唐的家伙已经亲口招认,这样不法的幽会,他们已经有过许多次了。

  约翰 啧!啧!王兄,那些话还是不要说了吧,说出来也不过污了大家的耳朵。美貌的姑娘,你这样不知自重,我真替你可惜!

  克劳狄奥 啊,希罗!要是把你外表上的一半优美分给你的内心,那你将会是一个多么好的希罗!可是再会吧,你这最下贱、最美好的人!你这纯洁的淫邪,淫邪的纯洁,再会吧!为了你我要锁闭一切爱情的门户,让猜疑停驻在我的眼睛里,把一切美色变成不可亲近的蛇蝎,永远失去它诱人的力量。

  里奥那托 这儿谁有刀子可以借给我,让我刺在我自己的心里?(希罗晕倒。)

  贝特丽丝 嗳哟,怎么啦,妹妹!你怎么倒下去啦?

  约翰 来,我们去吧。她因为隐事给人揭发,一时羞愧交集,所以昏过去了。(彼德罗、约翰、克劳狄奥同下。)

  培尼狄克 这姑娘怎么啦?

  贝特丽丝 我想是死了!叔叔,救命!希罗!嗳哟,希罗!叔叔!培尼狄克先生!神父!

  里奥那托 命运啊,不要松了你的沉重的手!对于她的羞耻,死是最好的遮掩。

  贝特丽丝 希罗妹妹,你怎么啦!

  神父 小姐,您宽心吧。

  里奥那托 你的眼睛又睁开了吗?

  神父 是的,为什么她不可以睁开眼睛来呢?

  里奥那托 为什么!不是整个世界都在斥责她的无耻吗?她可以否认已经刻下在她血液里的这一段丑事吗?不要活过来,希罗,不要睁开你的眼睛;因为要是你不能快快地死去,要是你的灵魂里载得下这样的羞耻,那么我在把你痛责以后,也会亲手把你杀死的。你以为我只有你这一个孩子,我会因为失去你而悲伤吗?我会埋怨造化的吝啬,不肯多给我几个子女吗?啊,像你这样的孩子,一个已经太多了!为什么我要有这么一个孩子呢?为什么你在我的眼睛里是这么可爱呢?为什么我不曾因为一时慈悲心起,在门口收养了一个叫化的孩子,那么要是她长大以后干下这种丑事,我还可以说,“她的身上没有一部分是属于我的;这一种羞辱是她从不知名的血液里传下来的。”可是我自己亲生的孩子,我所钟爱的、我所赞美的、我所引为骄傲的孩子,为了爱她的缘故,我甚至把她看得比我自己还重;她……啊!她现在落下了污泥的坑里,大海的水也洗不净她的污秽,海里所有的盐也不够解除她肉体上的腐臭。

  培尼狄克 老人家,您安心点儿吧。我瞧著这一切,简直是莫名其妙,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话才好。

  贝特丽丝 啊!我敢赌咒,我的妹妹是给他们冤枉的!

  培尼狄克 小姐,您昨天晚上跟她睡在一个床上吗?

  贝特丽丝 那倒没有;虽然在昨晚以前,我跟她已经同床睡了一年啦。

  里奥那托 证实了!证实了!啊,本来就是铁一般的事实,现在又加上一重证明了!亲王兄弟两人是会说谎的吗?克劳狄奥这样爱著她,讲到她的丑事的时候,也会忍不住流泪,难道他也是会说谎的吗?别理她!让她死吧!

  神父 听我讲几句话。我刚才在这儿静静地旁观著这一件意外的变故,我也在留心观察这位小姐的神色:我看见无数羞愧的红晕出现在她的脸上,可是立刻有无数冰霜一样皎洁的惨白把这些红晕驱走,显示出她的含冤蒙屈的清贞;我更看见在她的眼睛里射出一道火一样的光来,似乎要把这些贵人们加在她身上的无辜的诬蔑烧掉。要是这位温柔的小姐不是遭到重大的误会,要是她不是一个清白无罪的人,那么你们尽管把我叫做傻子,再不要相信我的学问、我的见识、我的经验,也不要重视我的年龄、我的身分或是我的神圣的职务吧。

  里奥那托 神父,不会有这样的事的。你看她虽然做出这种丧尽廉耻的事来,可是她还有几分天良未泯,不愿在她的深重的罪孽之上再加上一重欺罔的罪恶;她并没有否认。事情已经是这样明显了,你为什么还要替她辩护呢?

  神父 小姐,他们说你跟什么人私通?

  希罗 他们这样说我,他们一定知道;我可不知道。要是我违背了女孩儿家应守的礼法,跟任何不三不四的男人来往,那么让我的罪恶不要得到宽恕吧!啊,父亲!您要是能够证明有哪个男人在可以引起嫌疑的时间里跟我谈过话,或者我在昨天晚上曾经跟别人交换过言语,那么请您斥逐我、痛恨我、用酷刑处死我吧!

  神父 亲王们一定有了些误会。

  培尼狄克 他们中间有两个人是正人君子;要是他们这次受了人家的欺骗,一定是约翰那个私生子弄的诡计,他是最喜欢设阱害人的。

  里奥那托 我不知道。要是他们说的关于她的话果然是事实,我要亲手把她杀死;要是他们无中生有,损害她的名誉,我要跟他们中间最尊贵的一个人拚命去。时光不曾干涸了我的血液,年龄也不曾侵蚀了我的智慧,我的家财不曾因为逆运而消耗,我的朋友也不曾因为我的行为不检而走散;他们要是看我可欺,我就叫他们看看我还有几分精力,还会转转念头,也不是无财无势,也不是无亲无友,尽可对付得了他们的。

  神父 且慢,在这件事情上,请您还是听从我的劝告。亲王们离开这儿的时候,以为您的小姐已经死了;现在不妨暂时叫她深居简出,就向外面宣布说她真的已经死了,再给她举办一番丧事,在贵府的坟地上给她立起一方碑铭,一切丧葬的仪式都不可缺少。

  里奥那托 为什么要这样呢?这样有什么好处呢?

  神父 要是照这样好好地做去,就可以使诬蔑她的人不禁哀怜她的不幸,这也未始不是好事;可是我提起这样奇怪的办法,却另有更大的用意。人家听说她一听到这种诽谤立刻身死,一定都会悲悼她、可怜她,从而原谅她。我们往往在享有某一件东西的时候,一点不看重它的好处;等到失掉它以后,却会格外夸张它的价值,发现当它还在我们手里的时候所看不出来的优点。克劳狄奥一定也会这样:当他听到了他的无情的言语,已经致希罗于死地的时候,她生前可爱的影子一定会浮起在他的想像之中,她的生命中的每一部分都会在他的心目中变得比活在世上的她格外值得珍贵,格外优美动人,格外充满生命;要是爱情果然打动过他的心,那时他一定会悲伤哀恸,即使他仍旧以为他所指斥她的确是事实,他也会后悔不该给她这样大的难堪。您就照这么办吧,它的结果一定会比我所能预料的还要美满。即使退一步说,它并不能收到理想中的效果,至少也可以替她把这场羞辱掩盖过去,您不妨把她隐藏在什么僻静的地方,让她潜心修道,远离世人的耳目,隔绝任何的诽谤损害;对于名誉已受创伤的她,这是一个最适当的办法。

  培尼狄克 里奥那托大人,听从这位神父的话吧。虽然您知道我对于亲王和克劳狄奥都有很深的交情,可是我愿意凭著我的名誉起誓,在这件事情上,我一定抱著公正的态度,保持绝对的秘密。

  里奥那托 我已经伤心得毫无主意了,你们用一根最细的草绳都可以牵著我走。

  神父 好,那么您已经答应了;立刻去吧,非常的病症是要用非常的药饵来疗治的。来,小姐,您必须死里求生;今天的婚礼也许不过是暂时的延期,您耐心忍著吧。(神父,希罗及里奥那托同下。)

  培尼狄克 贝特丽丝小姐,您一直在哭吗?

  贝特丽丝 是的,我还要哭下去哩。

  培尼狄克 我希望您不要这样。

  贝特丽丝 您有什么理由?这是我自己愿意这样呀。

  培尼狄克 我相信令妹一定受了冤枉。

  贝特丽丝 唉!要是有人能够替她伸雪这场冤枉,我才愿意跟他做朋友。

  培尼狄克 有没有可以表示这一种友谊的方法?

  贝特丽丝 方法是有,而且也是很直捷爽快的,可惜没有这样的朋友。

  培尼狄克 可以让一个人试试吗?

  贝特丽丝 那是一个男子汉做的事情,可不是您做的事情。

  培尼狄克 您是我在这世上最爱的人──这不是很奇怪吗?

  贝特丽丝 就像我所不知道的事情一样奇怪。我也可以说您是我在这世上最爱的人──可是别信我──可是我没有说假话──我什么也不承认,什么也不否认──我只是为我的妹妹伤心。

  培尼狄克 贝特丽丝,凭著我的宝剑起誓,你是爱我的。

  贝特丽丝 发了这样的誓,是不能反悔的。

  培尼狄克 我愿意凭我的剑发誓你爱著我;谁要是说我不爱你,我就叫他吃我一剑。

  贝特丽丝 您不会食言而肥吗?

  培尼狄克 无论给它调上些什么油酱,我都不愿把我今天说过的话吃下去。我发誓我爱你。

  贝特丽丝 那么上帝恕我!

  培尼狄克 亲爱的贝特丽丝,你犯了什么罪过?

  贝特丽丝 您刚好打断了我的话头,我正要说我也爱著您呢。

  培尼狄克 那么就请你用整个的心说出来吧。

  贝特丽丝 我用整个心儿爱著您,简直分不出一部分来向您诉说。

  培尼狄克 来,吩咐我给你做无论什么事吧。

  贝特丽丝 杀死克劳狄奥。

  培尼狄克 喔!那可办不到。

  贝特丽丝 您拒绝了我,就等于杀死了我。再见。

  培尼狄克 等一等,亲爱的贝特丽丝。

  贝特丽丝 我的身子就算在这儿,我的心也不在这儿。您一点没有真情。哎哟,请您还是放我走吧。

  培尼狄克 贝特丽丝……

  贝特丽丝 真的,我要去啦。

  培尼狄克 让我们先言归于好。

  贝特丽丝 您愿意跟我做朋友,却不敢跟我的敌人决斗。

  培尼狄克 克劳狄奥是你的敌人吗?

  贝特丽丝 他不是已经充分证明是一个恶人,把我的妹妹这样横加诬蔑,信口毁谤,破坏她的名誉吗?啊!我但愿自己是一个男人!嘿!不动声色地搀著她的手,一直等到将要握手成礼的时候,才翻过脸来,当众宣布他的恶毒的谣言!──上帝啊,但愿我是个男人!我要在市场上吃下他的心。

  培尼狄克 听我说,贝特丽丝……

  贝特丽丝 跟一个男人在窗口讲话!说得真好听!

  培尼狄克 可是,贝特丽丝……

  贝特丽丝 亲爱的希罗!她负屈含冤,她的一生从此完了!

  培尼狄克 贝特……

  贝特丽丝 什么亲王!什么伯爵!好一个做见证的亲王!好一个甜言蜜语的风流伯爵!啊,为了他的缘故,我但愿自己是一个男人;或者我有什么朋友愿意为了我的缘故,做一个堂堂男子!可是人们的丈夫气概,早已销磨在打恭作揖里,他们的豪侠精神,早已丧失在逢迎阿谀里了;他们已经变得只剩下一条善于拍马吹牛的舌头;谁会造最大的谣言,而且拿谣言来赌咒,谁就是个英雄好汉。我既然不能凭著我的愿望变成一个男子,所以我只好做一个女人在伤心中死去。

  培尼狄克 等一等,好贝特丽丝。我举手为誓,我爱你。

  贝特丽丝 您要是真的爱我,那么把您的手用在比发誓更有意义的地方吧。

  培尼狄克 凭著你的良心,你以为克劳狄奥伯爵真的冤枉了希罗吗?

  贝特丽丝 是的,正像我知道我有思想有灵魂一样毫无疑问。

  培尼狄克 够了!一言为定,我要去向他挑战。让我在离开你以前,吻一吻你的手。我凭你这只手起誓,克劳狄奥一定要得到一次重大的教训。请你等候我的消息,把我放在你的心里。去吧,安慰安慰你的妹妹;我必须对他们说她已经死了。好,再见。(各下。)

  ※※※

  第二场 监狱

  ──道格培里、弗吉斯及教堂司事各穿制服上;巡丁押康拉德及波拉契奥随上。

  道格培里 咱们这一伙儿都到齐了吗?

  弗吉斯 啊!端一张凳子和垫子来给教堂司事先生坐。

  教堂司事 哪两个是被告?

  道格培里 呃,那就是我跟我的伙计。

  弗吉斯 不错,我们是来审案子的。

  教堂司事 可是哪两个是受审判的犯人?叫他们到巡官老爷面前来吧。

  道格培里 对,对,叫他们到我面前来。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波拉契奥 波拉契奥。

  道格培里 请写下波拉契奥。小子,你呢?

  康拉德 长官,我是个绅士,我的名字叫康拉德。

  道格培里 写下绅士康拉德先生。两位先生,你们都敬奉上帝吗?

  康拉德 波拉契奥 是,长官,我们希望我们是敬奉上帝的。

  道格培里 写下他们希望敬奉上帝;留心把上帝写在前面,因为要是让这些混蛋的名字放在上帝前面,上帝一定要生气的。两位先生,你们已经被证明是两个比奸恶的坏人好不了多少的家伙,大家也就要这样看待你们了。你们自己有什么辩白没有?

  康拉德 长官,我们说我们不是坏人。

  道格培里 好一个乖巧的家伙;可是我会诱他说出真话来。过来,小子,让我在你的耳边说一句话:先生,我对您说,人家都以为你们是奸恶的坏人。

  波拉契奥 长官,我对你说,我们不是坏人。

  道格培里 好,站在一旁。天哪,他们都是老早商量好了说同样的话的。你有没有写下来,他们不是坏人吗?

  教堂司事 巡官老爷,您这样审问是审问不出什么结果来的;您必须叫那控诉他们的巡丁上来问话。

  道格培里 对,对,这是最迅速的方法。叫那巡丁上来。弟兄们,我用亲王的名义,命令你们控诉这两个人。

  巡丁甲 禀长官,这个人说亲王的兄弟唐.约翰是个坏人。

  道格培里 写下约翰亲王是个坏人。嗳哟,这简直是犯的伪证罪,把亲王的兄弟叫做坏人!

  波拉契奥 巡官先生──

  道格培里 闭住你的嘴,家伙;我讨厌你的面孔。

  教堂司事 你们还听见他说些什么?

  巡丁乙 呃,他说他因为捏造了中伤希罗小姐的谣言,唐.约翰给了他一千块钱。

  道格培里 这简直是前所未闻的窃盗罪。

  弗吉斯 对了,一点不错。

  教堂司事 还有些什么话?

  巡丁甲 他说克劳狄奥伯爵听了他的话,准备当著众人的面前把希罗羞辱,不再跟她结婚。

  道格培里 嗳哟,你这该死的东西!你干下这种恶事,要一辈子不会下地狱啦。

  教堂司事 还有什么?

  巡丁乙 没有什么了。

  教堂司事 两位先生,就是这一点,你们也没有法子抵赖了。约翰亲王已经在今天早上逃走;希罗已经这样给他们羞辱过,克劳狄奥也已经拒绝跟她结婚,她因为伤心过度,已经突然身死了。巡官老爷,把这两个人绑起来,带到里奥那托家里去;我先走一步,把我们审问的结果告诉他。(下。)

  道格培里 来,把他们铐起来。

  弗吉斯 把他们交给……

  康拉德 滚开,蠢货!

  道格培里 他妈的!教堂司事呢?叫他写下:亲王的官吏是个蠢货。来,把他们绑了。你这该死的坏东西!

  康拉德 滚开,你是头驴子,你是头驴子!

  道格培里 你难道瞧不起我的地位吗?你难道瞧不起我这一把年纪吗?啊,但愿他在这儿,给我写下我是头驴子!可是列位弟兄们,记住我是头驴子;虽然这句话没有写下来,可是别忘记我是头驴子。你这恶人,你简直是目中无人,这儿大家都可以做见证的。老实告诉你吧,我是个聪明人;而且是个官;而且是个有家小的人;再说,我的相貌也比得上梅西那地方无论哪一个人;我懂得法律,那可以不去说它;我身边老大有几个钱,那也可以不去说它;我不是不曾碰到过坏运气,可是我还有两件袍子,无论到什么地方去总还是体体面面的。把他带下去!啊,但愿他给我写下我是一头驴子!(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