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

  第一场 里奥那托的花园

  ──希罗、玛格丽特及欧苏拉上。

  希罗 好玛格丽特,你快跑到客厅里去,我的姊姊贝特丽丝正在那儿跟亲王和克劳狄奥讲话;你在她的耳边悄悄地告诉她,说我跟欧苏拉在花园里谈天,我们所讲的话都是关于她的事情;你说我们的谈话让你听到了,叫她偷偷地溜到给金银花藤密密地纠绕著的凉亭里;在那儿,繁茂的藤萝受著太阳的煦养,成长以后,却不许日光进来,正像一般凭借主子的势力作威作福的宠臣,一朝羽翼既成,却看不起那栽培他的恩人;你就叫她躲在那个地方,听我们说些什么话。这是你的事情,你好好地做去,让我们两个人在这儿。

  玛格丽特 我一定叫她立刻就来。(下。)

  希罗 欧苏拉,我们就在这条路上走来走去;一等贝特丽丝来了,我们必须满嘴都讲的是培尼狄克:我一提起他的名字,你就把他恭维得好像走遍天下也找不到他这样一个男人似的;我就告诉你他怎样为了贝特丽丝害相思。我们就是这样用谎话造成丘比特的一枝利箭,凭著传闻的力量射中她的心。

  ──贝特丽丝自后上。

  希罗 现在开始吧;瞧贝特丽丝像一只田凫似的,缩头缩脑地在那儿听我们谈话了。

  欧苏拉 钓鱼最有趣的时候,就是瞧那鱼儿用她的金桨拨开银浪,贪馋地吞那陷人的美饵;我们也正是这样引诱贝特丽丝上钩。她现在已经躲在金银花藤的浓荫下面了。您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讲错了话。

  希罗 那么让我们走近她些,好让她的耳朵一字不漏地把我们给她安排下的诱人的美饵吞咽下去。(二人走近凉亭)不,真的,欧苏拉,她太高傲啦;我知道她的脾气就像山上的野鹰一样倔强豪放。

  欧苏拉 可是您真的相信培尼狄克这样一心一意地爱著贝特丽丝吗?

  希罗 亲王跟我的未婚夫都是这么说的。

  欧苏拉 他们有没有叫您告诉她知道,小姐?

  希罗 他们请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她;可是我劝他们说,要是他们把培尼狄克当做他们的好朋友,就应该希望他从爱情底下挣脱出来,无论如何不要让贝特丽丝知道。

  欧苏拉 您为什么对他们这样说呢?难道这位绅士就配不上贝特丽丝小姐吗?

  希罗 爱神在上,我也知道像他这样的人品是值得享受世间一切至美至好的事物的;可是造物造下的女人的心,没有一颗比得上像贝特丽丝那样骄傲冷酷的;轻蔑和讥嘲在她的眼睛里闪耀著,把她所看见的一切贬得一文不值,她因为自恃才情,所以什么都不放在她的眼里。她不会恋爱,也从来不想到有恋爱这件事;她是太自命不凡了。

  欧苏拉 不错,我也是这样想;所以还是不要让她知道他对她的爱情,免得反而遭到她的讥笑。

  希罗 是呀,你说得很对。无论怎样聪明、高贵、年轻、漂亮的男子,她总要把他批评得体无完肤:要是他面孔长得白净,她就发誓说这位先生应当做她的妹妹;要是他皮肤黑了点儿,她就说上帝在打一个小花脸的图样的时候,不小心涂上了一大块墨渍;要是他是个高个儿,他就是柄歪头的长枪;要是他是个矮子,他就是块刻坏了的玛瑙坠子;要是他多讲了几句话,他就是个随风转的风标;要是他一声不响,他就是块没有知觉的木头。她这样指摘著每一个人的短处,至于他的纯朴的德性和才能,她却绝口不给它们应得的赞赏。

  欧苏拉 真的,这种吹毛求疵可不敢恭维。

  希罗 是呀,像贝特丽丝这样古怪得不近人情,真叫人不敢恭维。可是谁敢去对她这样说呢?要是我对她说了,她会把我讥笑得无地自容,用她的俏皮话儿把我揶揄死呢!所以还是让培尼狄克像一堆盖在灰里的火一样,在叹息中熄灭了他的生命的残焰吧;与其受人讥笑而死──这就像痒得要死那样难熬──还是不声不响地闷死了好。

  欧苏拉 可是告诉了她,听听她说些什么也好。

  希罗 不,我想还是去劝劝培尼狄克,叫他努力斩断这一段痴情。真的,我想捏造一些关于我这位姊姊的谣言,一方面对她的名誉没有什么损害,一方面却可以冷了他的心;谁也不知道一句诽谤的话,会多么中伤人们的感情!

  欧苏拉 啊!不要做这种对不起您姊姊的事。人家都说她心窍玲珑,她绝不会糊涂到这个地步,会拒绝培尼狄克先生那样一位难得的绅士。

  希罗 除了我的亲爱的克劳狄奥以外,全义大利找不到第二个像他这样的人来。

  欧苏拉 小姐,请您别生气,照我看起来,培尼狄克先生无论在外表上,在风度上,在智力和勇气上,都可以在义大利首屈一指。

  希罗 是的,他有一个很好的名誉。

  欧苏拉 这也是因为他果然有过人的才德,所以才会得到这样的名誉。小姐,您的大喜在什么时候?

  希罗 就在明天。来,进去吧;我要给你看几件衣服,你帮我决定明天最好穿哪一件。

  欧苏拉 (旁白)她已经上了钩了;小姐,我们已经把她捉住了。

  希罗 (旁白)要是果然这样,那么恋爱就是一个偶然的机遇;有的人被爱神用箭射中,有的人却自己跳进网罗。(希罗、欧苏拉同下。)

  贝特丽丝 (上前)我的耳朵里怎么火一般热?果然会有这种事吗?难道我就让他们这样批评我的骄傲和轻蔑吗?去你的吧,那种狂妄!再会吧,处女的骄傲!人家在你的背后,是不会说你好话的。培尼狄克,爱下去吧,我一定会报答你;我要把这颗狂野的心收束起来,呈献在你温情的手里。你要是真的爱我,我的转变过来的温柔的态度,一定会鼓励你把我们的爱情用神圣的约束结合起来。人家说你值得我的爱,可是我比人家更知道你的好处。(下。)

  ※※※

  第二场 里奥那托家中一室

  ──唐.彼德罗、克劳狄奥、培尼狄克、里奥那托同上。

  彼德罗 我等你结了婚,就到阿拉贡去。

  克劳狄奥 殿下要是准许我,我愿意伴送您到那边。

  彼德罗 不,你正在新婚燕尔的时候,这不是太杀风景了吗?把一件新衣服给孩子看了,却不许他穿起来,那怎么可以呢?我只要培尼狄克愿意跟我作伴就行了。他这个人从头顶到脚跟,没有一点心事;他曾经两三次割断了丘比特的弓弦,现在这个小东西再也不敢射他啦。他那颗心就像一只好钟一样完整无缺,他的一条舌头就是钟舌;心里一想到什么,便会打嘴里说出来。

  培尼狄克 哥儿们,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我啦。

  里奥那托 我也是这样说;我看您近来好像有些心事似的。

  克劳狄奥 我希望他是在恋爱了。

  彼德罗 哼,这没有调教的家伙,他的腔子里没有一丝真情,怎么会真的恋爱起来?要是他有了心事,那一定是因为没有钱用。

  培尼狄克 我牙痛。

  彼德罗 拔掉它呀。

  培尼狄克 去他的吧!

  克劳狄奥 你要去他的,先得拔掉它呀。

  彼德罗 啊!为了牙齿痛才这样长吁短叹吗?

  里奥那托 只是因为出了点脓水,或者一个小虫儿在作怪吗?

  培尼狄克 算了吧,痛在别人身上,谁都会说风凉话的。

  克劳狄奥 可是我说,他是在恋爱了。

  彼德罗 他一点也没有痴痴癫癫的样子,就是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奇形怪状:今天是个荷兰人,明天是个法国人;有时候同时做了两个国家的人,下半身是个套著灯笼裤的德国人,上半身是个不穿紧身衣的西班牙人。除了这一股无聊的傻劲儿以外,他并没有什么反常的地方,可以证明像你说的那样是在恋爱。

  克劳狄奥 要是他没有爱上什么女人,那么古来的看法也都是靠不住的了。他每天早上刷他的帽子,这表示什么呢?

  彼德罗 有人见过他上理发店没有?

  克劳狄奥 没有,可是有人看见理发匠跟他在一起;他那脸蛋上的几根装饰品,都已经拿去塞网球去了。

  里奥那托 他剃了胡须,瞧上去的确年轻了点儿。

  彼德罗 他还用麝香擦他的身子哩;你们闻不出来这一股香味吗?

  克劳狄奥 那等于说,这一个好小子在恋爱了。

  彼德罗 他的忧郁是他的最大的证据。

  克劳狄奥 几时他曾经用香水洗过脸?

  彼德罗 对了,我听人家说他还搽粉哩。

  克劳狄奥 还有他那爱说笑话的脾气,现在也已经钻进了琴弦里,给音栓管住了哪。

  彼德罗 不错,那已经充分揭露了他的秘密。总而言之,他是在恋爱了。

  克劳狄奥 哦,可是我知道谁爱著他。

  彼德罗 我也很想知道知道;我想一定是个不大熟悉他的人。

  克劳狄奥 哪里,还深切知道他的坏脾气呢;可是人家却愿意为他而死。

  彼德罗 等她将来被人“活埋”的时光,一定是脸儿朝天的了。

  培尼狄克 你们这样胡说八道,不能叫我的牙齿不痛呀。老先生,陪我走走;我已经想好了八九句聪明的话儿,要跟您谈谈,可是一定不能让这些傻瓜们听见。(培尼狄克、里奥那托同下。)

  彼德罗 我可以打赌,他一定是向他说起贝特丽丝的事。

  克劳狄奥 正是。希罗和玛格丽特大概也已经把贝特丽丝同样捉弄过啦;现在这两只熊碰见了,总不会再彼此相咬了吧。

  ──唐.约翰上。

  约翰 上帝保佑您,王兄!

  彼德罗 你好,贤弟。

  约翰 您要是有工夫的话,我想跟您谈谈。

  彼德罗 不能让别人听见吗?

  约翰 是;不过克劳狄奥伯爵不妨让他听见,因为我所要说的话,是对他很有关系的。

  彼德罗 是什么事?

  约翰 (向克劳狄奥)大人预备在明天结婚吗?

  彼德罗 那你早就知道了。

  约翰 要是他知道了我所知道的事,那就难说了。

  克劳狄奥 倘然有什么妨碍,请您明白告诉我。

  约翰 您也许以为我对您有点儿过不去,那咱们等著瞧吧;我希望您听了我现在将要告诉您的话以后,可以把您对我的意见改变过来。至于我这位兄长,我相信他是非常看重您的;他为您促成了这一门婚事,完全是他的一片好心;可惜看错了追求的对象,这一番心思力气,花得好不冤枉!

  彼德罗 啊,是怎么一回事?

  约翰 我就是来告诉你们的;也不必多噜嗦,这位姑娘是不贞洁的,人家久已在那儿讲她的闲话了。

  克劳狄奥 谁?希罗吗?

  约翰 正是她;里奥那托的希罗,您的希罗,大众的希罗。

  克劳狄奥 不贞洁吗?

  约翰 不贞洁这一个字眼,还是太好了,不够形容她的罪恶;她岂止不贞洁而已!您要是能够想得到一个更坏的名称,她也可以受之而无愧。不要吃惊,等著看事实的证明吧,您只要今天晚上跟我去,就可以看见在她结婚的前一晚,还有人从窗里走进她的房间里去。您看见这种情形以后,要是仍旧爱她,那么明天就跟她结婚吧;可是为了您的名誉起见,还是把您的决心改变一下的好。

  克劳狄奥 有这等事吗?

  彼德罗 我想不会的。

  约翰 要是你们看见了真凭实据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么就不要承认你们所知道的事。你们只要跟我去,我一定可以叫你们看一个明白;等你们看饱听饱以后,再决定怎么办吧。

  克劳狄奥 要是今天晚上果然有什么事情给我看到,那我明天一定不跟她结婚;我还要在举行婚礼的教堂里当众羞辱她呢。

  彼德罗 我曾经代你向她求婚,我也要帮著你把她羞辱。

  约翰 我也不愿多说她的坏话,横竖你们自己会替我证明的。现在大家不用声张,等到半夜时候再看究竟吧。

  彼德罗 真扫兴的日子!

  克劳狄奥 真倒楣的事情!

  约翰 等会儿你们就要说,幸亏发觉得早,真好的运气!(同下。)

  ※※※

  第三场 街道

  ──道格培里、弗吉斯及巡丁等上。

  道格培里 你们都是老老实实的好人吗?

  弗吉斯 是啊,否则他们的肉体灵魂不一起上天堂,那才可惜哩。

  道格培里 不,他们当了王爷的巡丁,要是有一点忠心的话,这样的刑罚还嫌太轻啦。

  弗吉斯 好,道格培里伙计,把他们应该做的事吩咐他们吧。

  道格培里 第一,你们看来谁是最不配当巡丁的人?

  巡丁甲 回长官,修.奥凯克跟乔治.西可尔,因为他们俩都会写字念书。

  道格培里 过来,西可尔伙计。上帝赏给你一个好名字;一个人长得漂亮是偶然的运气,会写字念书才是天生的本领。

  巡丁乙 巡官老爷,这两种好处……

  道格培里 你都有;我知道你会这样说。好,朋友,讲到你长得漂亮,那么你谢谢上帝,自己少卖弄卖弄;讲到你会写字念书,那么等到用不著这种玩意儿的时候,再显显你自己的本领吧。大家公认你是这儿最没有头脑、最配当一个班长的人,所以你拿著这盏灯笼吧。听好我的吩咐:你要是看见什么流氓无赖,就把他抓了;你可以用王爷的名义叫无论什么人站住。

  巡丁甲 要是他不肯站住呢?

  道格培里 那你就不用理他,让他去好了;你就立刻召集其余的巡丁,谢谢上帝免得你们受一个混蛋的麻烦。

  弗吉斯 要是喊他站住他不肯站住,他就不是王爷的子民。

  道格培里 对了,不是王爷的子民,就可以不用理他们。你们也不准在街上大声吵闹;因为巡丁们要是哗啦哗啦谈起天来,那是最叫人受得住也是最不可宽恕的事。

  巡丁乙 我们宁愿睡觉,不愿说话;我们知道一个巡丁的责任。

  道格培里 啊,你说得真像一个老练的安静的巡丁,睡觉总是不会得罪人的;只要留心你们的钩镰枪别给人偷去就行啦。好,你们还要到每一家酒店去查看,看见谁喝醉了,就叫他回去睡觉。

  巡丁甲 要是他不愿意呢?

  道格培里 那么让他去,等他自己醒过来吧;要是他不好好地回答你,你可以说你看错了人啦。

  巡丁甲 是,长官。

  道格培里 要是你们碰见一个贼,按著你们的职分,你们可以疑心他不是个好人;对于这种家伙,你们越是少跟他们多事,越可以显出你们都是规矩的好人。

  巡丁乙 要是我们知道他是个贼,我们要不要抓住他呢?

  道格培里 按著你们的职分,你们本来是可以抓住他的;可是我想谁把手伸进染缸里,总要弄脏自己的手;为了省些麻烦起见,要是你们碰见了一个贼,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使出他的看家本领来,偷偷地溜走了事。

  弗吉斯 伙计,你一向是个出名的好心肠人。

  道格培里 是呀,就是一条狗我也不忍把牠勒死,何况是个还有几分天良的人,自然更加不在乎啦。

  弗吉斯 要是你们听见谁家的孩子晚上啼哭,你们必须去把那奶妈子叫醒,叫她止住他的啼哭。

  巡丁乙 要是那奶妈子睡熟了,听不见我们叫喊呢?

  道格培里 那么你们就一声不响地走开去,让那孩子把她吵醒好了;因为母羊要是听不见她自己小羊的啼声,她怎么会回答一头小牛的叫喊呢?

  弗吉斯 你说得真对。

  道格培里 完了。你们当巡丁的,就是代表著王爷本人;要是你们在黑夜里碰见王爷,你们也可以叫他站住。

  弗吉斯 哎哟,圣母娘娘呀!我想那是不可以的。

  道格培里 谁要是懂得法律,我可以用五先令跟他打赌一先令,他可以叫他站住;当然啰,那还要看王爷自己愿不愿意;因为巡丁是不能得罪人的,叫一个不愿意站住的人站住,那是要得罪人的。

  弗吉斯 对了,这才说得有理。

  道格培里 哈哈哈!好,伙计们,晚安!倘然有要紧的事,你们就来叫我起来;什么事大家彼此商量商量。再见!来,伙计。

  巡丁乙 好,弟兄们,我们已经听见长官吩咐我们的话;让我们就在这儿教堂门前的凳子上坐下来,等到两点钟的时候,大家回去睡觉吧。

  道格培里 好伙计们,还有一句话。请你们留心留心里奥那托老爷的门口;因为他家里明天有喜事,今晚十分忙碌,怕有坏人混进去。再见,千万留心点儿。(道格培里、弗吉斯同下。)

  ──波拉契奥及康拉德上。

  波拉契奥 喂,康拉德!

  巡丁甲 (旁白)静!别动!

  波拉契奥 喂,康拉德!

  康拉德 这儿,朋友,我就在你的身边哪。

  波拉契奥 他妈的!怪不得我身上痒,原来有一颗癞疥疮在我身边。

  康拉德 等会儿再跟你算账;现在还是先讲你的故事吧。

  波拉契奥 那么你且站在这儿屋簷下面,天在下著毛毛雨哩;我可以像一个醉汉似的,把什么话儿都告诉你。

  巡丁甲 (旁白)弟兄们,一定是些什么阴谋;可是大家站著别动。

  波拉契奥 告诉你吧,我从唐.约翰那儿拿到了一千块钱。

  康拉德 干一件坏事的价钱会这样高吗?

  波拉契奥 你应该这样问:难道坏人就这样有钱吗?有钱的坏人需要没钱的坏人帮忙的时候,没钱的坏人当然可以漫天讨价。

  康拉德 我可有点不大相信。

  波拉契奥 这就表明你是个初出茅庐的人。你知道一套衣服、一顶帽子的式样时髦不时髦,对于一个人本来是没有什么相干的。

  康拉德 是的,那不过是些章身之具而已。

  波拉契奥 我说的是式样的时髦不时髦。

  康拉德 对啦,时髦就是时髦,不时髦就是不时髦。

  波拉契奥 呸!那简直就像说,傻子就是傻子。可是你不知道这个时髦是个多么坏的贼吗?

  巡丁甲 (旁白)我知道有这么一个坏贼,他已经做了七年老贼了;他在街上走来走去,就像个绅士的模样。我记得有这么一个家伙。

  波拉契奥 你没听见什么人在讲话吗?

  康拉德 没有,只有屋顶上风标转动的声音。

  波拉契奥 我说,你不知道这个时髦是个多么坏的贼吗?他会把那些从十四岁到三十五岁的血气未定的年轻人搅昏头,有时候把他们装扮得活像那些烟熏的古画上的埃及法老的兵士,有时候又像漆在教堂窗上的异教邪神的祭司,有时候又像织在污旧虫蛀的花毡上的薙光了胡须的赫剌克勒斯,裤裆里的那话儿瞧上去就像他的棍子一样又粗又重。

  康拉德 这一切我都知道;我也知道往往一件衣服没有穿旧,流行的式样已经变了两三通。可是你是不是也给时髦搅昏了头,所以不向我讲你的故事,却来讨论起时髦问题来呢?

  波拉契奥 那倒不是这样说。好,我告诉你吧,我今天晚上已经去跟希罗小姐的侍女玛格丽特谈过情话啦;我叫她做希罗,她靠在她小姐卧室的窗口,向我说了一千次晚安──我把这故事讲得太坏,我应当先告诉你,那亲王和克劳狄奥怎样听了我那主人唐.约翰的话,三个人预先站在花园里远远的地方,瞧见我们这一场幽会。

  康拉德 他们都以为玛格丽特就是希罗吗?

  波拉契奥 亲王跟克劳狄奥是这样想的;可是我那个魔鬼一样的主人知道她是玛格丽特。一则因为他言之凿凿,使他们受了他的愚弄;二则因为天色昏黑,蒙过了他们的眼睛;可是说来说去,还是全亏我的诡计多端,证实了唐.约翰随口捏造的谣言,惹得那克劳狄奥一怒而去,发誓说他要在明天早上,按著预定的钟点,到教堂里去见她的面,把他晚上所见的情形当众宣布出来,出出她的丑,叫她仍旧回去做一个没有丈夫的女人。

  巡丁甲 我们用亲王的名义命令你们站住!

  巡丁乙 去叫巡官老爷起来。一件最危险的奸淫案子给我们破获了。

  巡丁甲 他们同伙的还有一个坏贼,我认识他,他头发上打著“爱人结”。

  康拉德 列位朋友们!

  巡丁乙 告诉你们吧,这个坏贼是一定要叫你们交出来的。

  康拉德 列位……

  巡丁甲 别说话,乖乖地跟我们去。

  波拉契奥 他们把我们抓了去,倒是捞到了一批好货。

  康拉德 少不得还要受一番检查呢。来,我们服从你们。(同下。)

  ※※※

  第四场 里奥那托家中一室

  ──希罗、玛格丽特及欧苏拉上。

  希罗 好欧苏拉,你去叫醒我的姊姊贝特丽丝,叫她快点儿起身。

  欧苏拉 是,小姐。

  希罗 请她过来一下子。

  欧苏拉 好的。(下。)

  玛格丽特 真的,我想还是那一个绉领好一点。

  希罗 不,好玛格丽特,我要戴这一个。

  玛格丽特 这一个真的不是最好;您的姊姊也一定会这样说的。

  希罗 我的姊姊是个傻子;你也是个傻子,我偏要戴这一个。

  玛格丽特 我很欢喜这一顶新的发罩,要是头发的颜色再略微深一点儿就好了。您的长袍的式样真是好极啦。人家把米兰公爵夫人那件袍子称赞得了不得,那件衣服我也见过。

  希罗 啊!他们说它好得很哩。

  玛格丽特 不是我胡说,那一件比起您这一件来,简直只好算是一件睡衣:金线织成的缎子,镶著银色的花边,嵌著珍珠,有垂袖,有侧袖,圆圆的衣裾,缀满了带点儿淡蓝色的闪光箔片;可是要是讲到式样的优美雅致,齐整漂亮,那您这一件就可以抵得上她十件。

  希罗 上帝保佑我快快乐乐地穿上这件衣服,因为我的心里重得好像压著一块石头似的!

  玛格丽特 等到一个男人压到您身上,它还要重得多哩。

  希罗 啐!你不害臊吗?

  玛格丽特 害什么臊呢,小姐?因为我说了句老实话吗?就是对一个叫化子来说,结婚不也是光明正大的事吗?难道不曾结婚,就不许提起您的姑爷吗?我想您也许要我这样说:“对不起,说句不中听的粗话:一个丈夫。”只要说话有理,就不怕别人的歪曲。不是我有意跟人家抬杠,不过,“等到有了丈夫,那份担子压下来,可更重啦,”这话难道有什么要不得吗?只要大家是明媒正娶的,那有什么要紧?否则倒不能说是重,只好说是轻狂了。您要是不相信,去问贝特丽丝小姐吧;她来啦。

  ──贝特丽丝上。

  希罗 早安,姊姊。

  贝特丽丝 早安,好希罗。

  希罗 嗳哟,怎么啦!你怎么说话这样懒洋洋的?

  贝特丽丝 我的心曲乱得很呢。

  玛格丽特 快唱一曲《妹妹心太活》吧,这是不用男低音伴唱的;你唱,我来跳舞。

  贝特丽丝 大概你的一对马蹄子,就跟你的“妹妹”的一颗心那样,太灵活了吧。将来哪个丈夫娶了你,快替他养一马房马驹子吧。

  玛格丽特 嗳呀,真是牛头不对马嘴!我把牠们一脚踢开了。

  贝特丽丝 快要五点钟啦,妹妹;你该快点儿端整起来了。真的,我身子怪不舒服。唉──呵!

  玛格丽特 是您的肚肠里有了牵挂,还是得了心病、肝病?

  贝特丽丝 我浑身说不出的不舒服。

  玛格丽特 哼,您倘然没有变了一个人,那么航海的人也不用看星啦。

  贝特丽丝 这傻子在那儿说些什么?

  玛格丽特 我没有说什么;但愿上帝保佑每一个人如愿以偿!

  希罗 这双手套是伯爵送给我的,上面熏著很好的香料。

  贝特丽丝 我的鼻子塞住啦,妹妹,我闻不出来。

  玛格丽特 好一个塞住了鼻子的姑娘!今年的伤风可真流行。

  贝特丽丝 啊,老天快帮个忙吧!你几时变得这样精灵的呀。

  玛格丽特 自从您变得那样糊涂之后。我说俏皮话真来得,是不是?

  贝特丽丝 可惜还不够招摇,最好把你的俏皮劲儿顶在头上,那才好呢。真的,我得病了。

  玛格丽特 您的心病是要心药来医治的。

  希罗 你这一下子可刺进她心眼儿里去了。

  贝特丽丝 怎么,干嘛要“心药”?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玛格丽特 意思!不,真的,我一点没有什么意思。您也许以为我想您在恋爱啦;可是不,我不是那么一个傻子,会高兴怎么想就怎么想;我也不愿意想到什么就想什么;老实说,就是想空了我的心,我也绝不会想到您是在恋爱,或者您将要恋爱,或者您会跟人家恋爱。可是培尼狄克起先也跟您一样,现在他却变了个人啦;他曾经发誓绝不结婚,现在可死心塌地地做起爱情的奴隶来啦。我不知道您会变成个什么样子;可是我觉得您现在瞧起人来的那种神气,也有点跟别的女人差不多啦。

  贝特丽丝 你的一条舌头滚来滚去的,在说些什么呀?

  玛格丽特 反正不是说的瞎话。

  ──欧苏拉重上。

  欧苏拉 小姐,进去吧;亲王、伯爵、培尼狄克先生、唐.约翰,还有全城的公子哥儿们,都来接您到教堂里去了。

  希罗 好姊姊,好玛格丽特,好欧苏拉,快帮我穿戴起来吧。(同下。)

  ※※※

  第五场 里奥那托家中的另一室

  ──里奥那托偕道格培里、弗吉斯同上。

  里奥那托 朋友,你有什么事要对我说?

  道格培里 呃,老爷,我有点事情要来向您告禀,这件事情对于您自己是很有关系的。

  里奥那托 那么请你说得简单一点,因为你瞧,我现在忙得很哪。

  道格培里 呃,老爷,是这么一回事。

  弗吉斯 是的,老爷,真的是这么一回事。

  里奥那托 是怎么一回事呀,我的好朋友们?

  道格培里 老爷,弗吉斯是个好人,他讲起话来总是有点儿缠夹不清;他年纪老啦,老爷,他的头脑已经没有从前那么精明,上帝保佑他!可是说句良心话,他是个老实不过的好人,瞧他的眉尖心就可以明白啦。【注:古时有在犯人的眉尖心烙印的刑法,使人一望而知不是好人。】

  弗吉斯 是的,感谢上帝,我就跟无论哪一个跟我一样老,也不比我更老实的人一样老实。

  道格培里 不要比这个比那个,叫人家听著心烦啦;少说些废话,弗吉斯伙计。

  里奥那托 两位老乡,你们缠绕的本领可真不小啊。

  道格培里 承蒙您老爷好说,不过咱们都是可怜的公爵手下的巡官。可是说真的,拿我自个儿来说,要是我的缠绕的本领跟皇帝老子那样大,我一定舍得拿来一古脑儿全传给您老爷。

  里奥那托 呃,拿你的缠绕的本领全传给我?

  道格培里 对啊,哪怕再加上一千个金镑的价值,我也绝不会舍不得。因为我听到的关于您老爷的报告是很好的,不比这儿城里哪个守本份的人们差,我虽然是个老粗,听了也非常满意。

  弗吉斯 我也同样满意。

  里奥那托 我最满意的是你们有话就快说出来。

  弗吉斯 呃,老爷,我们的巡丁今天晚上捉到了梅西那地方两个最坏的坏人──当然不包括您老爷在内。

  道格培里 老爷,他是个很好的老头子,就是喜欢多话;人家说的,年纪一老,人也变糊涂啦。上帝保佑我们!这世上新鲜的事情可多著呢!说得好,真的,弗吉斯伙计。好,上帝是个好人;两个人骑一匹马,总有一个人在后面。真的,老爷,他是个老实汉子,天地良心;可是我们应该敬重上帝,世上有好人也就有坏人。唉!好伙计。

  里奥那托 可不,老乡,他跟你差远了。

  道格培里 这也是上帝的恩典。

  里奥那托 我可要少陪了。

  道格培里 就是一句话,老爷;我们的巡丁真的捉住了两个形迹可疑的人,我们想在今天当著您面前把他们审问一下。

  里奥那托 你们自己去审问吧,审问明白以后,再来告诉我;我现在忙得不得了,你们也一定可以看得出来的。

  道格培里 那么就这么办吧。

  里奥那托 你们喝点儿酒再走;再见。

  ──一使者上。

  使者 老爷,他们都在等著您去主持婚礼。

  里奥那托 我就来;我已经预备好了。(里奥那托及使者下。)

  道格培里 去,好伙计,把法兰西斯.西可尔找来;叫他把他的笔和墨水壶带到监牢里,我们现在就要审问这两个家伙。

  弗吉斯 我们一定要审问得非常聪明。

  道格培里 是的,我们一定要尽量运用我们的智慧,叫他们狡赖不了。你就去找一个有学问的念书人来给我们记录口供;咱们在监牢里会面吧。(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