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出路】 六十八、国籍情意结

  问:柏杨先生不以“当中国人为荣”,一时成为被围攻的对象。以“当中国人为荣”这一心态,我认为可能是来自“全体主义”与“民族主义”思想的结合。这是感情的问题,而不是理性(或理论)能解决的问题。不知高见如何?“华夷思想”是否也是“以当中国人为荣”的传统精神之根源?

  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人,都会以他的国家为荣,中国人如此、日本人如此,美国人、法国人、德国人、尚比亚人,也都如此,这跟“全体主义”或“民族主义”,不一定有关,瑞士人以当一个瑞士人为荣时,显然的不属于全体主义或民族主义。以自己的国家为荣是一种归属感、温暖感,即令自己的国家再烂,也会有这种感情。中国有句谚语:“子不嫌母丑!”这是对妈妈的爱心。问题是,另一方面,却也确实有些儿女认为妈妈很丑(包括容貌的丑,或德行的丑),不过,当你说不愿当妈妈的儿女时,别人顶多骂你两句,而当你说不愿当中国人时,麻烦就大了。

  不以当中国人为荣,是我一九八一年在洛杉矶讲演时说的,那时候正谈到中国文化的一连串缺点,有人反驳说:“全世界到处有China Town,我们应以当一个中国人为荣!”我立刻声明我不以当一个中国人为荣,尤其不以当一个集脏乱吵、窝里斗之大成China Town里的人为荣。虽然当时的听众,几乎都是入了美国国籍或正在争取美国国籍,早就不是中国人了,或早就不想当中国人了,只是聪明人不会像我这样公开说出来。

  十年后,我又面临这个场面。一九九一年,我在麻六甲讲演,听众问我“下辈子愿意不愿意当一个中国人”?我说不愿意,这次又惹了大祸,第二天,报上开始抨击,说我下辈子想当美国人!我这辈子从没有说过今生想当美国人,更没有说过来生想当美国人。在回答这问题以前,我还介绍了一个故事,报上一则小文说,在美国的一些外国学生,围在一起谈下辈子愿做哪国人?没有一个国家的学生愿意仍做他自己国家的人,只有中国学生脱口而出说:“我仍愿当中国人!”举座皆惊,讶异说:“你当中国人已当了一辈子,难道不想改改口味吗?”然而这故事虽然讲到前头,仍避免不了倾盆大雨的指责。其实在座的全不是中国人,全是中华裔的马来西亚人。

  中国人患有一种国籍情意结,一个外国人如果向中国人表示下辈子愿当中国人,他会借支下个月薪俸,请你下法国馆子或日本料理,大吃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