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六、中华人就是汉人

  问:《丑陋的中国人》对中华民族主义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也是一个很大的刺激。可是我认为中华民族主义并不健全,不过是大汉民族主义的糖衣而已。不知柏杨先生对中华民族主义有什么看法,做何期待?

  西藏人有自己语文、纸币,有些西藏人认为中华民族是指汉、满、越南、韩国、日本等民族,西藏人不是中华民族,你同意这看法吗?

  张秉麟主张大汉民族,康有为、梁启超及孙中山提出中华民族,到了“中华民国”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时代,原本中共反对“大汉民族主义”及“地方民族主义”,现在又常用“中华民族主义”。

  答:“中华民族”,简称“中华人”,或简称“华人”,是单纯指“汉民族”、“汉人”而言,所以《资治通监》上,“汉人”、“华人”不分,尤其与其他民族区别时,意义特别明显。这样一直到二十世纪初,野心家雄心勃勃,采取“大肚子一口吞八个汤圆”的干法,把中华民族扩大,“汉”、“满”、“蒙”、“回”、“藏”,遂都成为中华民族的一员,使民族和国民相等,它的荒谬和不能自圆其说,不在话下。至于西藏朋友认为中华人还包括朝鲜人、日本人,那简直更骇人听闻。说不定有一天,野心家一高兴或一不高兴,连非洲的黑人朋友,也变成了中华民族。

  “大”字是个害人精,我从小就遇到过“大日本”,也遇到过“保卫大武汉”之类,除了虚张声势外,没有别的意义,不过现在北京高唱入云的“民族主义”,却显露出强大的企图心:认为一个民族应该建立一个国家,台湾应该与大陆统一。我对将来的统一并不反对,但我反对民族和国家重叠的逻辑,并且,对北京政府来说,他没给自己留下余地,因为依这样的逻辑,内蒙古岂不是要归并于外蒙古?为了统一台湾,而提出一个有致命破绽的“大义”,不是上策!至于经营台湾,当然是我们努力的目标,可是喊出“经营大台湾”,反而小家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