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三、民主是自己的品质

  问:柏仁先生论〈中国人的十大奴性〉一文中曾指出中国人有“万岁癖”、“迷信症”、“对暴君暴官,从来就奉行忍的哲学”、“不懂得真正民主,却奉行奴性民主”、“同类相残”、“明哲保身”、“靠希望过日子”、“神经质的恐惧症”、“喜欢框框”、“变色龙”等等。不知柏杨先生对这十大奴性,有何高见(或异议)?明代“廷杖”盛行,清代“奴才”大兴。天子一出,大喊:“奴才在此。”奴性是始于清代或始于“酱缸”时代(二千年前),或被称为“奴隶时代”的“商周”以前?

  答:提起柏仁先生,有一件事想顺便说明一下,我和柏仁先生从不相识,但我看到他一些反封建、反独裁,以及对传统文化批评的文章,十分赞成,因之剪辑。可惜给他的信因原址不对而被退回,到现在我还保留这个信封,作为纪念(我有保留退信的习惯,总是想到有天会再相逢)。可是就在一九九○年左右,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的华文报纸上,忽然大量登出柏仁先生的文章,对我痛加挞伐,主要的是说我去香港时,拒绝他的拜访。完全没有给我留下说明的空间。

  闲话拉得太远,对柏仁先生的论点,我只有一点意见:真正的民主,不是输出品,而必须内化为自己的品质,即令拜访受到拒绝,也不应立刻就作人身攻击。何况,我这一辈子从不拒绝别人的拜访,也根本不知道柏仁先生曾经要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