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五、中国人器小易盈

  问:中国人是天下最容易膨胀的民族。为什么?按柏杨先生的看法是因为中国人“器小易盈”,见识太少,心胸太窄,稍微有一点气候,就认为天地虽大,已装他不下。

  以往中国人喜欢笑人什么“夜郎自大”、“岛国根性”。自认宰相肚里能行船,有大国之风。中国人的见识真的“器小易盈”吗?

  答:说起来“器小”这个“器”,如果是指国家民族,中国人所有的这个“器”不但不小,而且非常非常之大。从“大器”产生的气概、魄力,透过建筑、艺术、音乐、文学表现出来的,应该十分雄伟厚重,也就是中国人自吹自擂的所谓大国民风范。想不到多数中国人的品质,除了说大话外,其他方面,我们耳朵听到的,眼睛看到的,却和这个“大器”不能相称,平庸而肤浅,伧俗而自负,使人作呕。许多场合我真庆幸外国人不会中文,而尽职的翻译员(把每句话都译出去)又不很多,有时候怕他们翻译得详尽,会把外国人吓得连眼镜都会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