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四、欺生和仇外

  问:柏杨先生曾指出:中国人缺少笑容,对陌生人不但从不关心,似乎还对陌生人充满了忌猜和仇恨,并且“欺生”。“欺生”是不是来自“仇外”?或恃强欺弱?或把生人当成土包子?

  答:记得三十年前,军中和学校,都在推广“民族舞蹈”,女孩子们身穿彩色鲜艳的衣服,翩翩起舞,可是每个女孩子却都板著面孔,好像谁欠她一块钱似的!曾有人提出这项质疑,于是得到最典型的苍蝇式思维答案。如果是外国,我们会听到:“谢谢指教,我们会改进!”但现在我们听到的是:“她们都是宫女,宫女当然愁眉苦脸!”似乎根本不知道,宫女在帝王面前跳舞,绝对不敢愁眉苦脸。

  有一天,戏剧学者汪其楣女士邀我去看“豫剧”(河南地方戏),在进戏院大门时,无数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孔,和几乎毫不转动的眼珠,以及张开大大的嘴巴,伸出脖子,怔怔的瞪著我们,直瞪到我们入座。汪其楣问我:“发现你们贵同乡的表情没有?是不是诡异?”

  这问题困扰我好几年,一直寻找不出答案,我想,是不是当初上帝造人时,就诅咒中国人双颊上的肌肉,患了麻痺,毫无表情。

  一九八八年我重返睽违四十年之久的大陆,从上海到北京,到郑州、辉县,再到西安,沿途我只为访问我的报纸记者,反复写一句话,作为回馈读者的赠言:“中国人,请笑一笑,笑,就是美!”

  “欺生”和“仇外”是一体的两面,儒家系统从上古时代,就严格的设立“夏夷之防”,一部《春秋》,就是为了要达到这个目的,而大儒之一的王夫之先生,还端起圣贤嘴脸,昭示说:“不要把外国人当作人,只能把他们当作畜生,对他们用不著讲信义道德,想诛就诛,想杀就杀,可欺就欺,可压就压。”真是什么心灵,son of bitch!

  我在美国的时候,结识一位大陆的气功师,确实可以医治若干筋骨方面的疾病,有一次香华请他去看一位芬兰籍作家的病。气功师对中国病人,一向只收十元美金,可是这一次他却向芬兰病人收五十元美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们是外国人呀,自然要比中国人多一点!”香华非常气愤,质问他说:“外国人何负于你?使你这么仇视?把你迫害得有家难奔,有国难投的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气功师是一个有良知的医生,他慨然说:“我从没有想到这一点!”立刻改收十元。

  而就在我整理本书稿件时,朋友介绍我到台北圆山饭店地下室一家西服店做衬衫,他们的手工、衣料、剪裁都很好,我还从没有穿过这么舒适的衬衫,临告辞时,老板说:“对中国人特别优待,只收你八百元,对外国人那就非敲他一千二百元不行!”我说:“外国人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要多敲他四百元?”他大概从没有遇到过这种质疑,尴尬的说:“中国人贪小便宜,听了这些悦耳的话,会信以为真!”

  从前,中国大陆商店挂出招牌:“童叟无欺!”现在中国大陆商店挂出招牌:“本店严禁殴打顾客!”连中国人自己都弄不懂怎么会发生这类怪事,更别说外国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