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日本真幸运

  问:五十年前,日本的京城(汉城)大学教授天野利武,曾就有关中国国民性的著作文献六十余种,计四百数十项有关中国民族性的项目中,归纳为比较重要的有一百三十三项。其中有十次以上被提起的,计有下列数项:

  一、功利主义,二、利己、贪欲,三、爱钱如命,四、朴素、节俭,五、富有商才,六、商业道德进步,七、侥幸心强、好赌,八、勤勉,九、忍耐心强,十、不动于心、无神经,十一、无同情心,十二、残忍,十三、迟钝、不活泼,十四、悠闲、慢吞吞,十五、享乐主义,十六、柔弱、懦怯,十七、尚文卑武、文弱,十八、爱好和平,十九、狡猾,二十、说谎话、不老实,二十一、欺诈、好阴谋,二十二猜疑心强,二十三、卑颜奴膝,二十四、自尊心强,二十五、重体面,二十六、虚荣心强,二十七、血缘、地缘观念强,二十八、个人主义、明哲保身,二十九、长于社交,三十、重礼而虚礼,三十一、保守,三十二、迷信,三十三、安于天命,三十四、缺乏科学精神与好奇心。

  以上是五十年前对一般(六十余文献的总括)的中国民族性观感。请教柏杨先生,历经社会主义洗礼后的中国人不知到底有多大变化?

  答:一百年前,有史密斯先生,五十年前,有天野利武先生,对中国民族的分析,几乎绝大部份相同,说明一个民族的品质提升,恐怕是世界上最艰难的事。

  社会主义统治(国有财产制加封建独裁),不仅是中国人的一场浩劫,也是东欧人、俄国人的一场浩劫。日本人真是幸运,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苏联军队没有在日本登陆,日本才逃过这项浩劫。直到现在,一些沦为社会主义的国家,总算脱离苦海,只有中国人、北朝鲜人、古巴人,仍在泥沼中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