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大儒”不过注释虫

  问:“僵尸迷恋症”的第一位患者是不是孔丘先生?因为他是“述而不作”,好古薄今的始作俑者。

  答:孔丘先生之对“古”的崇拜,真是到了伊达先生所形容的“狂奔”程度。他所形容的“尧舜时代”,简直美妙得难以想像,不仅是理想的伊甸园,更是天堂中的天堂,可是历史上的记载,却不是那样。在尧舜时代,中国全境发生旱灾(史书记载,当时天上有九个太阳),又曾发生过自有文字记载以来,空前绝后,直到二十一世纪,都没有见过的最可怕的水灾。君王屠杀大臣,大臣谋杀君王,这都是白纸黑字写在史书上,并由儒家系统承认的。这怎么会是一个理想时代?发高烧的人不相信事实,只相信孔丘先生一连串诗情画意般的梦呓。孔丘如果不知道那些灾难,是他无知,如果知道却为了政治利益去把它美化,就跟为了政治利益去把一段美的历史丑化一样,是一种诈欺。不知道他阁下为什么做出这种事?

  儒家学派宣称:孔丘的“述而不作”,是一种谦逊,我认为孔丘是在掩护他伪造尧舜时代的历史,表示他只照本抄写,并没有一丝一毫创作,反证他所作的形容的真实性。我不认为孔丘“不作”,他如果没有创造能力,怎么能把一个丑八怪塑造得那么漂亮?但“述而不作”四个字却害死了他的徒子徒孙,扼杀了他徒子徒孙的创造力,司马光先生就是其中之一,使他写《资治通监》都不敢紧接孔丘的屁股。至于其他徒众,诸如著名的程颐、朱熹、王阳明之类所谓的大儒,不过几个注释虫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