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好汉不提当年勇

  问:柏杨先生曾指出中国人的“僵尸迷恋症候群”,反正是都“古已有之”,无往而不“有”。只要你能出一个题,酱缸蛆都能写出一大串古时候都“有”的典故。因此潜移默化,中华民族成了一个肤浅和虚骄的民族,盖你那些玩艺都是俺老祖宗搞过的,有啥了不起?可是“古时候啥都有”不稀奇,必须啥都“好”才算够水准。

  “自古有之”观念是中国人保守主义的象征。不知“自古有之”有什么值得自傲之处?

  答:“古已有之”当然值得骄傲,这正是历史的功能,所以每一个民族都夸耀祖先的伟大。中国人的毛病只是把“古已有之”当挡箭牌和遮羞布,除了“古已有之”外,现在什么都没有,这是“鸭子死了,只剩下一只硬嘴”!所以才使人生厌。我听老年人说过一个故事,有一个人走到荒野,投宿破庙,天寒地冻,听到廊下两个老乞婆在那里说话,一个老乞婆说:“我当年出嫁时,嫁妆塞满了一街!”另一个老乞婆不屑的说:“我当年出嫁时,身穿凤冠霞帔(高级官员夫人的服饰)!”这正是“古已有之”发飙时的悲情写照。中国有句谚语:“好汉不谈当年勇!”中国人偏偏喜欢谈当年勇,岂不是很大的讽刺。据说:德国第一次大战时名将毛瑟在读完德译本的《孙子兵法》后,赞叹不已,但是他声明说:“我只佩服古代的中国人!”这句当头棒喝的话,如果仍不能敲醒中国人的“古梦”,真是不可救药的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