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儒家是陈旧药方

  问:在中国,权等于钱,天理、国法、人情,都抵不住权势。这是不是“人治等于德治”主义的后果?如果树立法治的国家,“权等于钱”,或“权等于知识”的现象是否可以风消云散?

  答:“权”跟“钱”相通,是世界性的现象。资本主义国家,金钱决定一切,有钱的大爷藉著民主制度,透过选举,掌握权力,然后,再把权力转化成为财源,没有权就没有钱。社会主义国家,则权力第一,有权的大爷藉著无产阶级专政,透过国有财产制,累积财富,再用财富巩固并扩张自己的权力。──反正是,人一旦陷进“权”和“钱”漩涡,就有了麻烦,千万圣人绞尽脑汁,想解决二者造成的不平,纷纷失败。人,虽自称为万物之灵,看来智慧有限。

  文明国家对“权”和“钱”都有法律上和道德上的约束,使它不至发飙“狂奔”,因为发飙“狂奔”的结局,一定是栽倒在地,七窍流血。在政治上,就是引起穷人和平民的反弹,掀起革命。这种自我约束,在日本神户、兵库大地震事件中,充份呈现。我敢肯定,如果换了我们中国人,一定做不到。

  西方文化认为人性是软弱的,带有原罪,受不了“权”和“钱”的诱惑,所以制定法律,作出种种防范限制。中国古人一直希望出现“真命天子”,今人则一直希望出现“英明领袖”,从不敢想像用法律限制“真命天子”和“英明领袖”的行为。有一年,台北市政府要重罚违规的车辆,就有酱缸蛆之类的人士,大声斥责,要求应该沟通才是,不应动不动就罚,结果台北的交通到今天都混乱不堪,每天都有撞死人、撞伤人的报导。“德治”是个童话,专门说给智商还没有成长的学童听的。儒家那一套,治理中国两千年都没有治理好,竟然还有人认为那帖古老的药方,今天仍然是万灵丹。对中国人而言,岂不是遇到劫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