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忽然有人大喝一声“它是假的”

  问:余英时先生曾指出中国两千多年来所实行的,根本是法家而不是儒家,或“阳儒阴法”的政治制度,使得儒家背了两千多年的黑锅。不知柏杨先生的高见如何?若如上所说,中国为何一直无法脱离“人治国家”的诅咒?

  答:纪元一世纪时,西汉王朝第十任宣帝刘病已,就曾指出西汉王朝的政权,本质上是法家,后代也屡有“外儒内法”的说法。我认为这说法之所以盛行,只是儒家为法家提供了一套可以执行的理论基础,自己却没有能力执行,只能一直充当外衣。再者也说明二千年来,儒家的功能充其量只能维持一个伦理社团,没有能力治理国家这个庞然大物,否则何以一直附丽在法家身上?两千年都不能实施的空论,怎能用来建设一个现代化国家?所以,“外儒内法”或“阳儒阴法”是否真的,或儒法的比例如何,都无法为儒家卸责。“阳儒阴法”即令属实,也不能证明儒家替法家背了两千年黑锅,因为它本身就是黑锅。

  诚如先生所言,如果中国二千年来所实行的,根本是法家而不是儒家,那么现在中国早就成为法治国家了,为什么还是人治?实行了两千年之久的儒家式的专制,实行了五十年之久的社会主义式专制,千万人头为维护它们而落地,千万孤儿寡妇为维护它们而大放悲声,只因为被人唾弃,忽然有人大喝一声宣布说:“它是假的!”就打算把过失一笔抹杀,要重新来过,岂不使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