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他们常常气得大怒

  问:熊十力先生认为“儒家经典迭遭窜改”。经典的窜改或伪经的大量出笼,是否来自定于一尊?

  答:熊十力先生不过是儒家系统里一个注解家,和一个文字考据家而已。任何经典,包括儒家经典,被后人窜改,无论是出于适应时代,或者出于政治利益,都是学术专利的霸道作风。任何人的言论经过若干时日,往往和社会脱节。必须重新评估,这本是平常的事,偏偏中国人的“崇古”与“定于一尊”情结,使我们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把儒家思想说成是历千秋万世都不变的至理,就无聊加三级。

  进入二十世纪民主时代,有些儒家学者,自己都觉得脸上挂不住,就先靠窜改标点来自圆其说。儒家经典上有句话:“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政府对人民,可以教他们去做,但不必使他们知道理由。)这正是西方“有思想的奴隶是危险的”东方版。这个句子被改为:“民可使,由之,民不可使,知之。”(人民听从支使,就支使他们。人民不听从支使,就教训他们。)就是一个例子。

  研究经典的真伪或窜改,属于考据学问,既专门又复杂,不必整个学术界全体投入,我们不该被轻轻松松一句话:“那是假的。”就把真正造成灾难的原因,轻易的忽略掉。一些左派学者指出中国实行的社会主义是假社会主义,希望为共产党洗刷。我的回答是:“假社会主义已把中国人害到这种地步,真社会主义中国人怎承受得住?”他们常常气得大怒。欧洲的表现有高文化水准,群众在街上游行,高举马克斯肖像,上面写著向人民的道歉:“对不起!”

  我希望任何一个人,都应有胆量,当经典错误的时候,勇于批评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