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当然会改观

  问:儒家经典的全部教训之中,很少激发灵性,很少提到权利义务,很少鼓励竞争,而只一味要他的徒子徒孙,安于现状,踌躇满志。柏杨先生认为如果大家都如此安贫乐道,国家民族就堕落成原始社会。

  如果“四书五经”的价值体系,不成为中国官僚体系的脊梁,中国二千年来的发展是否会全面改观?

  答:这又是一项假设性问题,我们的回答依旧:如果说儒家思想是中国文化发展的轨道,那么轨道改变,社会当然会改观,会出现另一种型态,可能比现在的情形好,也可能比现在的情形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