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思想不可定于一尊

  问:柏杨先生认为中国人承传了儒学,造成了“中国的酱缸文化”。酱缸发臭,使中国人变得丑陋。有人说这个观点是犯了“以偏概全”的毛病?不知高见如何?

  答:酱缸文化的形成,儒家只是主要原因,不是唯一原因。一个文化的形成元素,非常复杂,好像到底是鸡生蛋?或是蛋生鸡?难以一刀两断。我们只可以这么说:无论是中国儒家也好,日本神道也好,阿拉伯伊斯兰教也好,西方基督徒也好,只要它定于一尊,没有竞争,不容质疑讨论,他就会丧失生命力,沉淀为一种酱缸,僵化停滞。这跟“以偏概全”毫无关联,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人把它们硬拉在一起!

  我真希望有人告诉我“全”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