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师承”是一个毒瘤

  问:柏杨先生认为中国到了东汉,政府有个规定,每一个知识份子的发言、辩论、写文章,都不能超出他老师告诉他的范围,这叫做“师承”。如果超出师承,不但学说不能成立,而且还违犯法条。这样下来之后,把中国知识份子的想像力和思考力,全都扼杀、僵化。就像用塑胶口袋往大脑上一套,滴水不进。

  不过我且认为“儒家思想”的本质或特征就是“尚古主义”,即使不“师承”,反正只要一直独尊一家──儒教。中国文化就一直不会“向前看”。不知高见如何?

  答:“师承”在中国学术界是一个毒瘤,它培养出奴性,摧毁了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所以中国除了“军阀”之外,还有“学阀”,主要是学术上的排他性,和“祖师爷崇拜”的武侠小说情结。柏拉图说出:“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这是智慧的言语,说明即令在西方,“师承”的压力早已存在,可是西方有柏拉图,东方却没有。近年来有两件学术界的趣事,可作说明,一件是知名的历史学者唐德刚先生所著的《胡适杂忆》,是胡适传记中最好的一本书,他用很深刻的感情把胡适写得鲜明活泼,使他像一个人,而不像一只呆头鹅,深受读者的称赞,可是却引爆了酱缸蛆的愤怒,一批又一批的诟骂唐德刚“背叛师门”、“不尊师”、“不重道”,好不热闹。另一个较小的例子,也发生在最近,也是著名的历史学家钱穆。他在国民党中的地位,犹如郭沫若在共产党中的地位,他死了之后,他的门徒奋不顾身的以“师承”他的学问为荣,有人甚至说:“师”和“真理”是二位一体,“师”就是“真理”,简直不像人话,而像马屁精话。

  我真感谢我没有师承,我如果有师承,说不一定早被活活酱死。

  儒家是复古主义,这是必然的,如果不复古,所有的“大儒”“小儒”,都没有饭吃了!但如果预测中国没有儒家,历史会怎么走,我们在前面已经讨论过,不可能得到公信的结论。只能说,中国弄到今天这样的黯淡停滞,儒家要负很大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