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缸蛆惊蛰】 二十七、文化异象

  问:儒家思想在基本上是个体主义,不是群体主义。梁启超先生曾经指摘中国只有家族伦理而没有社会伦理。如果没有儒家,中国人是不是不需要等到西风东渐,老早就会有权利与义务的思想?

  答:梁启超先生的见解,一针见血,中国的确只有家庭伦理,没有社会伦理,同时也只有政治文化,没有社会文化,这是中国文化严重的缺点,不要说精神上影响重大,即令在文物的保存上,也可发现它的后遗症,在一个极端崇古的国度里,人们对古代文物,竟毫不尊重,毫不眷恋!五千年历史,只不过帝王的家谱,或许也可称之为《帝王言行录》、《帝王砍杀录》,文化人、艺术家、经济学家,根本没有地位。

  不过,中国如果没有儒家系统,会不会早就产生权利义务思想?恐怕没有谁敢逆料。在中国土地上,有很多文化现象,充满吊诡。例如:中国文明不发生在肥沃的珠江三角洲,不发生在肥沃的长江流域,却发生在不断有水灾、不断有旱灾、不太适合人类居住的黄河流域,何故?中国最早的“鬼崇拜”,一直提升不到宗教层面,何故?中国并不是没有长期的分裂过,却没有产生分裂思想,各国均有自己的语言,却没有一国使用拼音字母?何故?中国人进食,发明了筷子,没有发明刀叉,何故?这些都是没有办法解答的。

  中国如果没有儒家,是一个即令胆量再大的人,都无法推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