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挣脱诅咒

  问:柏杨先生认为文化酱缸时间一久,知识份子的思考能力衰退,因之想像能力也衰退,因之就没有监赏能力。因而主张要培养思考、想像、鉴赏能力,才能挣脱酱缸文化的诅咒。有人认为仅此能力无法挣脱或突破。不知柏杨先生的高见如何?

  答:中国有句谚语:“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一个重病患者,不可能一天之间,霍然而愈,也不可能只靠一纸药方,使他立刻好转。我也不认为仅靠“思考”、“想像”、“监赏”能力,就可以使我们族群焕然一新!而且怎么达到这三项指标,恐怕还有难以解决的困难。能达到这三项目的,已经不错了,已经十分美好了。如果要用教书匠的方法,一一列出,恐怕十本书都写不完,即令写得完,我们也办不到。而且我也绝不反对朋友们提出其他方法,好比说:有人如果主张中国人每个人都吃一种他发明的丸药,就可以改变气质,使全民脱胎换骨,我也赞成,因为这不是争论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