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安史之乱救了日本

  问:日本虽然曾经吸收中国文化(已日渐形成酱缸的隋唐文化),中、日组成文化的要素虽然大同小异,可是组合文化的原理却各不相同。拙作《震荡世界的日本》(已汉译)中曾指出,日本的原始宗教“神道”以“清净”为唯一戒律,以“禊祓”为重要仪式,将所有现存或以往的污秽,都“放水流”。因此,不断反省,求新,创新,而形成日本文化的特色。这点可以说是同中国酱缸文化形成的原理,完全相反。日本文化是不是可以称之为“清流文化”。还是有更合适的柏杨式命名法?

  答:日本人是一个比较幸运的民族,他们吸收的是中华文化的菁华,而鲜卑人(北魏)、满洲人(清王朝)不一样。自八世纪五○年代安史之乱后,中日之间被长期阻断,使日本吸收不到宋王朝和明王朝,中国最败坏,和中国人最没有尊严时代的文化。也可以说,正当日本对中国文物制度大量消化时,安史之乱发生,使日本人远离了科举制度及宦官制度,如果没有安史之乱,没有人敢保证日本有能力拒绝,所以当儒家更恶质化的时候,日本没有受到影响。

  我同意先生的观察,日本人有很强的自己宗教──神道,这种神道和中国酱缸文化形成的原理不同,中国人并不信神,而是一个信鬼的民族,再加上其他因素,连信鬼也不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