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有权势才算祖先

  问:酱缸产品的系列,除了“对权势崇拜狂”、“牢不可破的自私”、“文字诈欺”、“对僵尸的迷恋”、“不合作”、“淡漠冷酷猜忌残忍”、“虚骄恍惚”等等最脍炙人口的产品以外,不知柏杨先生是否能再推介几样尚未上市贩卖的新产品?

  答:我想这已经够我们承受,够我们沮丧的了。不过,我们会慢慢脱离“僵尸崇拜”的,因为现代的资讯愈来愈多,目前在台湾,思想上真正的是百花齐放,对古代幻想事物的崇拜也逐渐淡化。但中国人对权势的如醉如痴,却没有改变。有人问我说:台湾是否会走回头路,再变成专制政治?也有人问我说:大陆是否会走回头路,恢复计划经济,采取个人崇拜?人们都说不会,绝对不会走回头路。我的看法恰恰相反,这种可能性会随时发生。为什么?前页已提到过,因为中国人对权势侵蚀的免疫系统早被破坏,毛泽东先生当权后,破坏得更厉害,内心深处都有一种见了权势就自我矮化的冲动,很容易摇尾乞怜。

  中国人常责备人“数典忘祖”、“不孝”、“不肖”、“欺师灭祖”,用来阻止和打击进步和改革。在这种意义下,中国人势必冒著超越祖先,不孝、不肖的责备,国家才有前途。

  中国的武侠小说为我们解释了中国文化停滞的原因,和中国推动改革的困难。武侠小说无不认为古代传下的秘笈才能使武功精进,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超越师父,而师父又不能超越他的师父,且自己的徒弟又一定不如自己,推而上之,越古越妙不可言,往后代评估,则一代不如一代,越近代的人,越是草包拙蛋,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思考推理。

  事实上中国人对祖先的敬意并不像古书上说的那么虔诚,所谓“守三年之丧”,只是一种形式。至于对祖先的爱心,更是淡漠。儒家甚至公然提倡五世以上,亲情就“尽”,所以尊祖,只是尊敬有影响力的几个大家伙而已,大多数泛泛之辈都被抛弃到脑后,任他们的孤魂,在荒野游荡,吃别家祭祀剩下的残余酒食。这仍是一种权势崇拜。“祖先”要有权势,才算祖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