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缸文化】 十五、政治爱滋病

  问:柏杨先生对于中国“酱缸文化”的特色,曾明确指出:“夫酱缸者,腐蚀力和凝固力极强的浑沌社会也。也就是一种被奴才政治、畸形、道德、个体人生观。和势利眼主义长期斲丧,使人类特有的灵性僵化和泯灭的浑沌社会。”

  可是这一酱缸文化不知是否自汉武帝时代儒家思想定于一尊以后方形成,还是以前即已形成?

  历代酱缸文化的浓度是否迭有变化?

  除了儒家思想外,形成这一文化的主要元素,不知还有什么?中国的历史社会,比如自然环境与社会背景是否形成酱缸文化的条件?

  中国以外的汉字文化圈,是否也受到其强烈影响?也形成了“小酱缸文化”?

  答:“酱缸文化”定义,是三十年前仓促写下,但大致表达了我的意思。

  中国人是一个患有政治爱滋病的民族,抵抗权力病毒的免疫系统,几乎全被破坏。一个人有权柄前是一种人,有权柄后则立刻变成另一种人。权柄容易使人腐败,而酱缸文化腐败的力量更是特别强烈。二十世纪二○年代北伐时代,国民党军事胜利后,霎时跌到酱缸深处,早期理念全部消失。共产党早期甚至要领导世界革命,但一旦陷入酱缸,就造成现在众人目睹的困境。中国人和中华人(也就是汉人)心灵中,存在著一种强大的腐蚀力量。

  “酱缸文化”的形成,应该从汉武帝刘彻时代儒家思想定于一尊开始。与开商店极端相似,多家商店才有竞争。一种文化的没落,主要就是丧失了竞争能力,丧失了对权柄的免疫力。

  自宋王朝理学以后,儒家思想加速成长,酱缸的浓度也一直加速沉淀。

  形成这种文化的主要因素,除了儒家思想外,佛教、道教也受到酱缸文化的腐蚀,佛教的大慈悲,导致不计较今世,只计较来生。消极人生观到了极致,就严重的伤害了政治权力病毒免疫系统。而有些道教徒看来,作恶的人,只要肯向神灵行贿,连神灵都会包庇。到了明王朝,中央政府钦定的学术思想成为生活伦理的独门法则,思想结合政治和律法,使得学术完全窒息。明王朝对内是绝对的专制,人民绝对没有言论自由,再加上暴君朱元璋发明“不为君用律”,人民也没有不当官的自由(这跟六百年后,共产党的没有不说话的自由,前后辉映)。对外则是锁国政策,用海禁切断中国对外关系,建立一个封闭的绝缘国家,这些因素使“酱缸”更深不可测。

  朝鲜、日本、越南等国,虽然是汉字文化圈,但每个国家民族都有它的个别传统,用“汉字”并不等于酱缸文化,犹如用“筷子”并不等于酱缸文化。

  这三个国家虽受汉字及儒家思想影响,但有独特的环境。应该是每个文化都有各个文化的“酱缸”,桎梏自己的创新和发展,只不过腐蚀度不同,新生命的活力不同,中国显得较为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