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一定正在那里发高烧

  问:有人认为:柏杨先生的酱缸文化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全盘否定,实际上是为迎合极个别的人搞资本主义主张,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看不到这一点是危险的。”也就是说柏杨先生的论断是搞资本主义。为“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开路?打先锋?“酱缸文化论”为什么又会搞“资本主义”?

  答:从提出的这些指控,可看出这些指控的人,正在那里猛发高烧,至少已烧到四十八度。我真庆幸我现在人在台湾,不在大陆,否则总有一天,手握权柄的猛发高烧份子,发明了“看不到柏杨的危险是危险的!”我就铁定的要倒大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