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中国人都是好演员

  问:有人认为:柏杨先生的“酱缸文化论”,指出多数中国人丧失了分辨是非的能力,缺乏道德勇气,一切事情只凭情绪和直觉反应,而不再能思考。这一论调对许多缺乏马克斯主义基本理论、涉世未深的青年读者来说,难免会诱发出一种悲观失望的情绪。因此必须查禁。或曰:事实上,中华民族恰恰是个勤于思考,善于思考的民族。所以,不怕不怕。

  柏杨先生认为中国人到底是善于思考的民族呢?或者是容易被煽惑的民族呢?柏杨先生《丑陋的中国人》到底是要妖言惑众?或哗众取宠?

  答:一九八九年“六四”之后不久,一位驻北京的美国记者从大陆来台北,向我访问,我反过来访问他对中国人的感想如何,他沉思了一会,说:“你们中国人都是好演员!”我听不懂,他说:“六四之前,每个中国人都是民主斗士,一谈起民主,眉飞色舞,愿为它献身,对反对改革的人,严厉批评,那种热诚,使人动容。可是,六四之后,人人变成扞卫社会主义的先锋,昨天的事在他们身上不留一点痕迹,表情冷淡,态度自然,教我们这些外国记者目瞪口呆,说不出话!”

  我同意那位记者的观察,但不同意“好”字,中国人实际上不过一个平庸的演员,只是外国人所讥讽的“变色龙”,一个投机份子罢了。我认为中国人的品质平庸,不会独立思考,不敢特立独行,长期以来,我们都是不问是非,只问利害,而在政治上,也都是不问对错,只问立场。这和前面所述的缺少终极理念和终极关怀,有密切的因果关系。中国人当然会思考,但不会超出自己眼前三寸利害范围之外去思考。这是一种只会盘算的评估。眼前利益重于一切,道德就非畸型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