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不应总想自己的美德

  问:有人认为《丑陋的中国人》是集合中华民族中假、恶、丑之大成的书。中华民族的五千年间一切真善美均被滤去,映入柏杨先生眼中的,只有“丑陋”。是否柏杨先生将来不得不被迫写一本《美丽的中国人》来强调中华民族的“真善美”来“将功补罪”?

  答:我的妻子张香华,去年(一九九四)在贝尔格勒,遇到一位名叫维拉旦.戴维得渠(Vladan Devedzic)的南斯拉夫青年,听说她是从台湾来的诗人,十分兴奋,要求见面,表达他对台湾的感谢。原来他刚环游世界回来,在台湾时,向一位庄姓青年探问有没有便宜的旅馆,庄姓青年说:他知道有一个地方吃住都可以免费,于是招待他住进庄姓青年自己的家。有一天,戴维得渠到火车站游逛,想换钱吃零食,身旁有位青年请他吃个饱,等等项目,使他倍感温暖,为对这份异国温暖永难忘怀,还把庄姓青年的电话给了香华,要她代他再致谢意。

  这是一个美好的故事,听到这故事的人都十分高兴,但这种情形并不常见,日本朋友恐怕会想起一位日本少女到高雄被谋杀灭尸的往事。当一个中国人,不应该总是想自己的美德!日本神户、兵库大地震,没有人抢劫、没有人插队,这种高水准的民族品质,引起全世钦敬!除非中国人做出更多美丽的事,我绝不会写《美丽的中国人》。但我相信,只要我们的反省能力和自责能力,不被灭绝,灵性不被酱死,说不定下个世纪时,就会有这本书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