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序1

孩童們的生存遊戲

《蒼蠅王》是高汀的最高傑作,全面性地表達了他的創作價值觀。五十多年來,分析這部作品的論文多不勝數,無論是從高汀的宗教觀、人文觀,或其隱喻手法、象徵手法,甚至談他貴族學校的教師經歷、參與二戰的戰爭體驗,都一再挖掘出此作既豐富又複雜的爭議性內涵;而在傳記作家約翰.凱瑞(John Carey)的《威廉.高汀:寫出《蒼蠅王》的人》(William Golding: The Man Who Wrote Lord of the Flies,2009)裡,甚至揭露了他強暴少女未遂、酗酒、有虐待狂傾向等幽微面……這些新發現的事實,在在顯示此作未來仍有繼續探究的深沉空間。

《蒼蠅王》所描寫的主題,是人類的野蠻與鬥爭天性,絕不因年幼而有任何差異。「所謂的人類,就像蜜蜂生產蜂蜜一樣,會生產邪惡」──對於人性,高汀極度悲觀地認定,一旦外在約束消失,邪惡就會甦醒,不但將大肆破壞,甚至吞噬自我。

《蒼蠅王》擁有多層次、多面向的寓示魅力,充滿各種重新解讀、重新詮釋的可能性,引來無數創作者追隨,在當代大眾文化,特別是恐怖小說、冒險小說、青少年小說、漫畫、影視的領域裡,是「生存小說」(survival novel)的濫觴。

在小說方面,如高見廣春的《大逃殺》(1999)、貴志祐介的《深紅色的迷宮》(1999)、丹.賽門斯(Dan Simmons)的《極地惡靈》(The Terror,2007)、蘇珊.柯林斯(Suzanne Collins)的《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2008);漫畫則有?圖一雄的《漂流教室》(1974)、山田惠庸的《逃離伊甸園》(2008)──在這些新進作品中,有些題材是孩童的戰爭、有些是劣境的克服、有些則是弱肉強食的生存遊戲,由於當代強調的娛樂性,人物越加異常、衝突越加野蠻,但關於罪惡、暴力的人性論述,同樣脫離不了《蒼蠅王》指陳的範圍,顯見其無與倫比、超越時代的影響力。

再讀一次《蒼蠅王》,依舊讓人冷汗涔涔。當人類已然征服世界、對一手創建的文明引以為傲之際,《蒼蠅王》提醒著我們──人類依然是動物。

文∕既晴(作家)